›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7月11日

不是人話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關焯照) - 關焯照

鄺保羅(中)嘲諷投訴警方的預演佔中人士,「不如叫佢帶埋菲傭去囉」。資料圖片

在兩個多月前,無綫翡翠台播出電視劇《包青天之開封奇案》。筆者一向喜歡儆惡懲奸的劇情,當然不會放過這套電視劇!
《包青天開封奇案》共分六大單元,「三朵金花」是筆者最喜歡的單元,因為故事涉及宋朝皇帝要在國法與統治者利益兩者之間作出抉擇。如果將這故事與最近由「一國兩制白皮書」帶出的爭議作一比較,大家肯定會會心微笑。
「三朵金花」的故事是關於一位極有影響力的皇室成員誣衊一位當朝高官,但當時皇帝宋真宗卻在沒有查證下便將高官抄家。但天網恢恢,在若干年後,此案被包青天偵破。包青天其後將這冤案告知宋仁宗——真宗之子。但仁宗卻對揭發此宗冤案有保留,因為一旦展開審訊,這不但令百姓聯想到真宗是一個昏君,影響其名聲,而且更可能為皇室帶來統治危機。但在包青天的據理力爭下,最終仁宗決定讓包青天處理這冤案。在完成審判此案後,仁宗公開承認真宗失察,錯殺忠良,並代表皇室下罪詔己,同時昭告天下,還高官的清白。
雖然故事情節是虛構,但仁宗的決定卻說出一個重要道理──為了維護國法威信公理正義,即使有可能損害皇室的名聲或甚至統治權也是值得的。這個訊息非常重要,因為國法是國家之根本,絕對不能因為其他原因而損害其完整性和正確性,筆者不禁想問,如果仁宗生於現在的香港,他會如何在司法獨立、法官要愛國和國家利益之間作出選擇呢?
有些讀者會覺得筆者在《論壇》討論電視劇的劇情是講廢話,但如果每個人都有仁宗的想法,現在「一國兩制白皮書」的爭議,是根本不會發生的。
講起廢話,筆者想起近日發生兩件極具爭議的事情。第一件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在上周的特首答問大會提議組成「志願軍」來處理群眾活動。當梁美芬發表其「偉論」後,有幾位朋友問筆者對此番言論有何意見。筆者笑笑口地答:「有梁美芬這類學者,更加可以反映我是何等優越!」
當然,筆者以上的答案只是笑話,但作為前大學教授,聽到梁美芬的志願軍論後,實感到極度心寒。香港已如此兩極化,梁議員的言論根本是火上加油,無助解決現在香港的危機。此等言論,𣎴說為佳。
另外,上周日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在講道時曾數度批評今年7.1遊行和預演佔中人士,引起社會極大迴響。筆者在網上翻聽大主教的講道,也感到整段17分鐘31秒的發言有嚴重問題,尤其是最後部份,嘲諷被捕的佔中市民投訴在拘留時缺乏水和食物供應及不容許上廁所,但鄺保羅卻說:「不如叫佢帶埋菲傭去囉。」當筆者聽到這句,完全將我對這位大主教的尊重摧毀。作為一個區內的基督教領袖,言行要特別小心,但竟然可以說出如市井之徒的說話,而且語調充滿鄙視,根本不是「人話」,更遑論是來自一個聖公會大主教之口。
雖然聖公會高層在周三召開記者會,解釋大主教只是以風趣幽默方式講道,但筆者完全感受不到他的風趣幽默,只覺得他是涼薄、無愛心。筆者小時曾在聖公會小學讀了6年,每在上課前必參與早禱會,朗誦聖經。我還深深記得這三句經文:「天父上帝啊!主愛萬人,也願萬人彼此相愛。」這不是聖經的真理嗎?但鄺保羅在上周日所稱的道理,不但不能反映基督教要傳達的「愛」,而且更在被拘留的佔中市民傷口灑鹽,這等失德言論,令整個香港教區蒙羞。鄺保羅是否應該考慮辭去聖公會大主教之位呢?
http://acecentre.hk

關焯照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