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6月18日

白皮書撰稿人之一 強世功矛盾表演
(獨立評論員 沈舟)

4,142
■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強世功教授為白皮書主要撰稿人之一。資料圖片

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宣稱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制權,引起港人強烈反彈,白皮書猶如剝皮書,剝去了中央維護港人治港的謊言面具,暴露出其色厲內荏的一黨獨裁嘴臉,實際上是宣佈「一國兩制」的終結。港府和建制派陣營卻如鴕鳥般對此視而不見,林鄭月娥說,「全面管制權」並非中央新的觀點,白皮書沒有削弱本港的高度自治;律師會會長林新強形容白皮書是「很有份量的政治文件」,但又稱白皮書並無新論點,也沒有改變香港制度和定位。
誰說「五十年不變」?剝皮書主要撰稿人之一的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強世功教授已不打自招,坦然承認中央在「一國兩制」政策上的「與時俱進」。剝皮書公佈後,強教授連續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解讀》之一、二、三,指出白皮書「實際上反映了中央不斷調整治港思路和治港策略」,即從回歸前的「井水不犯河水」思路,到回歸初期採取自由放任的不干預政策,到2003年中央成立港澳協調小組後,將香港納入「治國理政」的範疇,直至習近平上台,在保障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名義下,2013年以來,「中央在香港政制發展問題上明確放棄了以往的低調策略,而是採取高調」。
剝皮書指出:「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強世功在內地《人民日報》海外版撰文解釋說:「這顯然是指香港的憲制地位包括憲法,基本法必須放在中國憲法框架內,是中國憲法框架裏確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制度」,即所謂基本法是憲法授權的子法,必須服從其母法的制約。然而,強世功稍後在香港《信報》發表的解讀文章,卻說母法也必須接受子法的制約。
強世功認為:「基本法實際上是中央在香港行使主權的法律。它之所以具有憲制地位,就在於對中央行使主權構成了法律約束。……這就意味着基本法中授予特區政府形式上的高度自治權不應當受到中央的干預,而中央在香港行使權力也應當以基本法為準。」強的這種觀點,其實在他多年前的〈基本法之謎〉一文中就有過類似的表達,即基本法是「中央與香港重訂社會契約的過程,實際上就是一部『中央與香港特區關係法』」。既然是契約,就是對契約雙方的共同制約,而非中央可以隨意干預的單方面授權和收權。
強氏接着說:「這就意味着中央在香港的管制權無論多『全面』,都要轉化為基本法上規定的具體權力事項。這固然表明中央在香港問題上嚴守已經形成的法制傳統,但從中可以看出中央試圖以更為積極和能動的姿態,在法治的軌道上尋求更大的權力突破。」剝皮書的撰稿者居然稱中央對港的「全面管制權」是企圖對現有法治的「權力突破」,敍述口脗貌似中立,其實暗示了法律人對政治人的質疑,如此解讀,實為解毒矣。
剝皮書是一個長官意志下的集體作品,對法律的規範性要求無疑要服從於政治的有效性原則。在近年來中央「鷹派」思路逐漸取代以往「鴿派」思路的情勢下,強世功企圖用基本法去化解和限制中央對港的「全面管制權」,恐怕是中央「鷹派」人物並不樂意見到的解讀。強世功一臉「法律規範」的表情,嘴裏吐出的卻是「政治強權」的聲音,這種自相矛盾的雙簧表演,在他的愛國觀點中也表露無遺。
強世功曾經指出:「一國兩制」的中國,「不能用現代主權國家的理論來思考,它不是單純的法律組織,而是一種文明秩序」,所以「一國」才被繙譯成"country"而非"state"。廣大港人愛的是「文明中國」而非「制度中國」。但同時他又自打耳光,認為那些只愛「祖國河山、歷史文化」而不愛現有「政治實體」的人並不符合回歸後愛國者標準。
如今,剝皮書引起的巨大爭議,強世功認為還是上述「愛國者困境」:「香港的絕對多數人,包括法律界人士,甚至包括一些激進的反對派,其實在內心中都是愛國者,只是大家對所愛的這個『國』,在政治理念上有所分歧」。「中央治港一天不走出『愛國者困境』,就不可能真正保持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
耐人尋味的是,強世功刊登在《信報》解讀文章中,批評中央陷入「愛國者困境」的這個段落,在內地知名左派網站《觀察者》和自由派網站《愛思想》轉載時已被刪去,法律服從政治,強教授的雙簧表演,亦不例外。

沈舟
獨立評論員

識睇 一定睇蘋果嘅足動世盃:
http://worldcup2014.appledaily.com/

沈舟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飲食男女|    Ketchup|    壹週刊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