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6月05日

希望在本土青年
(自由撰稿人 周信) - 周信

昨晚,學民思潮成員到維園悼念六四。 羅君豪攝

本土主義的興起,是因為「土生土長」的年輕一代,越來越多人願意視香港為最終的家園。昔日的喜帖街、皇后碼頭、菜園村原址……今天變成了甚麼?可會令這些「土生土長」年輕人大失所望?未來的高鐵,西九文化區甚至是更遙遠的大嶼山都會,不論何時落成,可會是這些「土生土長」年輕人的所想所求?
這些「土生土長」熱愛家園,關心社會的年輕人數目與日俱增,這股推動社會進步的最大力量,值得我們尊重,關注與支持。他們有獨立思想,不一定由國家民族角度出發,也不易受各類權威建制影響,他們也許仍在摸索個人身份的建立和長期使命的追求,但對本土的重大議題,定勇於表態和參與。
一如袁國強在廣告所言,全民普選是香港民主政制發展的新里程,直接影響着「土生土長」一代未來的生活與發展,所以不論中央與特區政府,泛民與建制政黨,佔中三子與愛港之聲,都應該針對這群本土青年,與他們保持對話,鼓勵他們表態。
要香港能長治久安不斷發展,必須先培養這些「土青」對香港的歸屬感,而非只着眼於對國家民族的認同,必須讓他們的聲音被聽到,而非提醒他們發聲的危險,必須容許他們以平起平坐的方式,與異見人士交流互動,而非視他們為無法溝通的另類異類。
政改的討論談了這麼多年,直選模式這麼大的事,本土青年怎會漠不關心?怎會沒有意見?怎可以不受重視?六月廿二投票,若要有更多人站出來,首要對象理應是這群年輕人。須知他們這一次的參與,必會衍化為更多形式的參與;他們表過了一次態,自然會有更多的意見發表;一旦找到了共識和目標,他們可能比任何群組與團體更義無反顧,為香港,為未來勇往直前。
要說服更多的本土青年挺身而出,應有人告訴他們:表達不同政見,不等如是與異見者對立。如今有人不斷把不同意見人士妖魔化及邊緣化,其實不足掛慮,只要搞清楚對方是否為香港抑或個人的好處而努力,即可知道他們所言是否屬實或別有用心。
本土青年由於大部份還未有足夠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實力,在發聲方面代表性不足,沒有直接參與的機會,發言也往往不受重視。即以近兩年異軍突起、成功上位的學民思潮為例,若沒有黃之鋒等小將的過人魅力與能言善辯,成為傳媒的寵兒,學生的意見從來沒有發表渠道,更不可能受到重視。
全民普選是一個契機,讓本土青年可以爭取更多機制及機會去發聲,爭取更多代表人物及傳媒去推廣他的意見。由選舉權、被選權到提名權,他們在十八歲前可有甚麼機會對議題認識更多,在十八歲後可有甚麼政治權利去與其他群體平起平坐?
如果香港的年輕人普遍認識爭取一個名副其實的「真普選」,一人一票並非徒有虛名,而非由一小撮人壟斷的「次貨」「A貨」;有「廣泛代表性」不單包括他們的參與,還包括所有不同意見的少數及弱勢持份者;如果他們勇於發聲、如果他們敢於表態、如果他們無懼堅持,與社會各階層匯聚力量,香港最終必能得到一個真正具代表性的選舉機制,選出一位當時有最大認受性的特首,而這位特首的施政,也會有廣泛而堅實的民意基礎,不會如今天那樣寸步難行。
與這些躍躍欲動的本土青年比較,如今支持有篩選政改的建制派群體,哪一個會更視香港為家?為了換取經濟利益而出賣香港政治利益的人,一樣也會為了換取個人利益而出賣他人的政治利益;香港一旦失去了種種經濟利益和利用價值,這些「只顧目前」「只為自己」的人便會棄香港如敝屣,離開香港頭也不回。
決心「留守」香港的本土青年,如果再沒有發聲,表態和互動的機會,共同建立一個更文明進步的民主社會,只能訴諸街頭鬥爭去讓聲音被聽到,這將會是香港的大不幸,也是香港回歸後「不進則退」的最好證明。
六四燭光晚會,六二二投票,七一上街遊行,本土青年除了這些表態途徑和方法,可還有甚麼選擇?我們為了他們做了些甚麼?香港又為了他們做過些甚麼?

周信
自由撰稿人

【壹錘定音】星期一至五,早上8點開咪!
http://hk.apple.nextmedia.com/livestream/channel/lishow

立即更新Android《蘋果動新聞》app
https://bitly.com/appledailyandroidapp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