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5月16日

中共下令到天安門「平亂」親睹女孩中槍
六四武警:我是劊子手

【六四25周年】
【本報訊】「我不是劊子手嗎?我常問自己。不,你是。儘管你沒有開槍、沒有動手,但是你為劊子手壯大了聲勢,那你就永遠擺脫不了這個罪。」25年前春夏之交,新入伍受訓當武警的張旭東,突被調配到天安門廣場「平亂」,成為25萬戒嚴大軍一員。25年來他不得安寧,深感自己由加害者漸變成受壓者,誓要逃到自由的國度,把真相講出來。
記者:朱雋穎

相關新聞:廣東80後一再到訪紀念館

張旭東連續數天現身六四紀念館,說希望尋求政治庇護。他聲稱在大陸安全受威脅,逃到自由的香港是為保命。紀念館人員都說「香港冇政治庇護制度」,愛莫能助。他於是靜靜地坐下,在圖書櫃旁,不翻書、不參觀也不離去,就靜靜坐着。
記者上前問他,為甚麼來到紀念館、感覺如何,沒料到他向記者透露:「我心情都複雜了……我是廣場上鎮壓的一員。」
他自稱,那年20歲,剛從高中畢業,考進武警總部直屬支隊,入伍的細節記得清清楚楚,「4月8日到了北京市郊的密雲縣進兵營,18日起受核心訓練。那年入伍非常特別,以往都是秋天徵兵,那年卻延遲到春天才徵兵」。

救援人員跟着倒下

某天部隊收到命令,起初指示為「協助維持秩序」,後轉指令為「平定暴亂」。由於本是學生兵,「一個支隊800人進城,真正具有戰鬥力的,大概200至300人,大多是新兵源」。加上時間倉促,身上就只有頭盔跟雨衣,沒有重型裝備,「手錶也被沒收,不知道確實時間」。但他估計,那是6月4日凌晨,天安門廣場先由解放軍分階段清空,再交由武警設下崗哨,僅負責站崗的自己,見證了無法忘記的一幕。
當時廣場漆黑一片,滿是喧囂聲,進出廣場的四個出口入,只封剩一個,「有一個女孩,大概就18、19歲,穿一件白底碎花的連衣裙」。當時廣場已被軍人控制,女孩聽口音顯然從外地來,在廣場上迷了路,「她轉過身向身後的軍人問,『同志,往哪裏走?』那軍人沒好氣很兇地往她身後一指『回過身去走』,她轉頭看了看,也許想說甚麼又回頭,但沒說出,我就聽到一聲尖叫聲,在喧囂中格外地淒厲。」
血從女孩的額頭上流下來,張用手比劃着,半邊臉都是血,流到那白底碎花連衣裙上,染到腰間都紅了。張倒吸一口氣,「女孩站着晃了兩晃,就『噗』地倒下來了」。接着有四個紅十字會人員出來想抬走女孩,竟也跟着倒下來了,「倒下以後再看不到她們身影了,再沒站起來過」。

相關新聞:內地受訪者避忌 眼神恐懼

來港呼吸自由空氣

那個在他面前倒下的少女,25年來如夢魘般時刻徘徊在其腦海,令他充滿罪疚感。訪問中,他反覆說感到自己是劊子手的幫兇,「是不是你沒動手,就沒有罪嗎?不,只要是其中一員,你就有罪,因為你為劊子手壯大了聲勢」。自那夜起,他因行動中表現消極,被排出了本來的特警部隊外,調去做後勤工作,其後一直輾轉到不同單位,都感覺被排擠,處處受針對。
他近年在深圳謀生,不時在網上發表文章,有悼念廣場亡靈的,也有批評時政的,但都被一一屏蔽。他最近輾轉來到香港,說希望能尋求庇護,「這是中國唯一有自由空氣的地方」。

【六四25周年專頁】燭光不滅,血仍未冷,民主中華,花果漂零。蘋果請你一同見證:良知,從未貶值! http://64.appledaily.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