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5月12日

申訴九年 張崇德抑鬱

劉美娟及張崇德於天藍離世前與他的最後合照,相中可見天藍面上有紫瘀色。張崇德提供圖片

【本報訊】「我起身見到個天落緊雨,我喺度諗,係咪天藍、同我哋相信嘅上帝喺度喊?」張崇德昨在庭外受訪時說。其妻劉美娟談到為兒子死亡一事申訴是漫長的折磨時,流下眼淚,「今日我有兩個仔女同我講母親節快樂,但九年前嘅今日我自己都唔知自己係咪母親」。由向死因庭申請卻只獲得一紙證書,至經民事訴訟成功獲取可放滿一個紙皮箱的醫療報告資料,再走到醫委會聆訊一步,張崇德夫婦至昨日已經歷了九年申訴之路。

相關新聞:20人到場力撐尹錦明

劉懷第二胎變得神經質

他們表示,2005年死因庭指天藍死於不幸,毋須調查;張崇德父親曾寫信予醫委會,卻不了了之。其間張氏夫婦先後向四位立會議員求助卻沒回音。劉稱當年曾向涉事的聖德肋撒醫院要求取得天藍的醫療報告亦被拒絕。
直至2007年,他們徵詢律師朋友意見後就事件報警,翌年申請民事訴訟。張指入稟後才透過法律途徑取得醫務所報告和專家報告等。民事訴訟最終庭外和解,賠償額一直無公開,張昨亦只透露,法例上初生嬰兒的生命價值最高可索償15萬元。
張續指,主動向醫委會查詢投訴處理進展的次數達雙位數,對方卻指他們資料不足,直至兩年前,夫婦先後於微博透露申訴的辛酸,引起輿論關注,醫委會的回覆突然改為「研究中」,至去年醫委會開庭審訊。
九年來,張崇德曾無法宣洩情緒,罹患抑鬱,要接受輔導;劉美娟懷有次子時,也相當神經質,「成日好驚BB係咪冇郁」。
他們認同如醫委會早受理投訴,他們一家可承受少些痛苦和無助。張亦強調他們並非要討公道,「畀返個仔我就係公道」,他不希望其他遇上醫療事故的市民,要跟他們走同一條艱難的申訴之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