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5月12日

抵制杜汶澤的寒蟬效應
(自由撰稿人 蘇鋒) - 蘇鋒

杜汶澤參與演出的《放手愛》遭到內地網民杯葛,票房慘淡。 互聯網

杜汶澤終於為他的敢言——他力挺台灣學運,並向內地網民放話「有本事阻止我來內地」,付出了代價。
在剛過去的五一黃金假期,杜汶澤及其主演的電影《放手愛》受到數以萬計內地網民的抵制,導致票房慘淡,全國收入不超過100萬人民幣,相比其他電影動輒上千萬的收入簡直杯水車薪。
該電影的內地片商順手將票房慘淡歸咎於杜汶澤得罪了內地觀眾,痛感在選演員時錯用了「沒有藝德的人」。在一份超過十萬人參與的網絡調查中,有九成網民認為「杜汶澤言行失德」。內地網民更號召集體抵制剛剛在內地與香港上映的《香港仔》(內地稱《人間小團圓》),只因杜汶澤在片中有幾分鐘的客串演出。
威權統治下的群氓,將民族尊嚴凌駕於個人的獨立與理性之上,一方面容不得他人的批評,告誡他人不能以他國國情來議論中國,另一方面卻以文革式的暴力將異見者的話題無限政治化,上綱上線。對於內部的異見者,愛國憤青們動輒以「漢奸」來加以污名化。
2008年西藏3.14事件中,當時供職於南方報業的時事評論員長平,因為在外媒發表質疑中國官方封鎖媒體報道從而導致事件真相難以辨別的言論,而遭到來自民間和官方的攻擊,被扣以「造謠」、「漢奸」的罵名,而「漢奸媒體」更成為懸掛以專業規範為追求的南方報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這些網絡憤青覺得,娛樂的歸娛樂,政治的歸政治,娛樂業中人不要參與政治,否則就是撈過界。同時,他們以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而自鳴得意,並對西方文明和普世價值抱有敵意,認為中國的事情外人不能置喙,也不能僭越。當年好萊塢電影《功夫熊貓》遭內地網民抵制,理由就是Sharon Stone曾在汶川大地震期間發表不當言論;他們還認為,《功夫熊貓》「盜竊」了中國的國寶和功夫,是喧賓奪主,不能被引入中國市場。
這股憤青力量,主要由俗稱「五毛」或「自甘五」的年輕人構成,可見內地愛國主義教育的強大效果。他們在2008年四川地震時反擊CNN偏見報道的思潮中崛起,以「塑造當代中國年輕人形象和維護中國國家形象的新生力量」來自我定位。
杜汶澤並非受到內地網絡憤青們抵制的第一個明星。內地龐大的消費市場在給世界各地的企業提供機會的同時,也考驗着他們的價值追求:是要入鄉隨俗或者繼續悶聲發大財,還是堅持其原有的自由、民主價值,敢於批評中國大陸的負面現象?
若是前者,要麼不談政治,要麼談政治也不在公開場合,表面一套暗裏一套。若是後者,則隨時可能被愛國憤青們攻擊,甚至可能被官方驅逐,譬如Google就因為不肯與中國政府妥協實施內容審查而被官方以涉嫌傳播色情內容予以封殺。又如, 2013年台灣歌手張懸在英國開唱,因手持「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引起現場的內地留學生的不滿。之後,事件持續發酵,導致張懸原定去年底在北京的演唱會被取消。
今年3月台灣反服貿學運中,多名台灣藝人皆表態支持學運。這馬上挑起了愛國憤青們的敏感神經。在沒有弄清「服貿」為何物的情況下,內地愛國憤青們指摘台灣藝人一面來大陸賺錢, 一面「反大陸」,於是發起了「台獨明星滾出大陸」的話題,呼籲封殺他們。這些事件中,發酵於內地互聯網的憤青力量的匯合,儼然已成為一股令人無法忽視的抗擊批評中國的力量。
內地所具備的巨大的電影消費市場,是中國大陸以外的導演、藝人所不敢輕易忽視、冒犯的。香港的演員要麼遠離政治話題,要麼臣服於作為財主的大陸市場及構成這個市場的內地觀眾。杜汶澤說自己「愛打抱不平,用行動捍衞社會公義」,其實他也可以被視為某種類型的「憤青」,但是如今他這個憤青以一己之力對抗一群愛國憤青,力量懸殊,從一開始就敗局已定。
無論網絡憤青們的抵制是否真正導致了電影票房的慘淡,但它至少在心理上形成了一種威脅效應,以致於彭浩翔導演為了防止電影《香港仔》被杯葛,特意通過微博事先進行危機公關。而愛國憤青們則豪言將抵制任何一部有杜汶澤參演的電影。
我不知道這是否會影響杜汶澤今後發言的尺度;不過在短期內,若他還要面向內地觀眾市場並接受內地娛樂業老闆們的選擇,那麼他的敢言風格是否會持之以恒?更重要的是,這可能產生寒蟬效應,讓其他行業的從業者加重自我審查。

蘇鋒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