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5月12日

六四 香港歷史一部份
(傳媒人 賈荃) - 賈荃

港人年年悼六四,今年是第25年。

短短幾天之間,高瑜、浦志強、徐友漁、郝健、丁子霖、張先玲、姚文田、胡石根、劉荻……不計其數的學者、知識分子、天安門母親等等,被捕、被限制自由、被限制出境、被禁止回京、被限制接受採訪、被判刑……風聲鶴唳的大陸,連溫和、理性的聲音也容不下了,結果只能是刺激極端力量繼續蔓延。
如果僅僅認為這次大規模拘捕是因為六四25周年臨近,那就未免太天真了。浦志強、徐友漁等人被捕的直接原因,是參加了「六四紀念研討會」。然而,同樣的會議在2009年六四20周年的時候也舉辦過,與會者並沒有被秋後算賬。其中一名與會者滕彪,現在還是中文大學的訪問學者。所以,今年六四前夕「大開殺戒」的真正原因是,北京政府比5年前更加失去自信,更加經不起打擊了。
習近平上台以來,通過反腐等手段,不斷在黨內肅清異己。無知的民眾以為,中央真的在往更好的方向去。客觀的效果是,支持中共的,越來越支持;反對中共的,越來越反對。今天的大陸,民眾對中共的認知呈現「M型社會」的趨勢。
「M型社會」,是日本經濟學家大前研一提出的概念,他指出,隨着日本社會的貧富懸殊加劇,兩極分化日趨嚴重,原先「橄欖型社會」穩固而大量的中產階級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最窮的和最富的人佔有的社會資源總量越來越多,針鋒相對。這個模型用來分析今天大陸、香港、台灣民眾對中共的認知,似乎頗為合適──已經不由得你溫和地看待中共,要麼支持,要麼反對。
但是,沉默者畢竟是大多數。很多人不必知道這次發生了甚麽事,也足以強化他們對中共的仇恨或熱愛。在大陸,年輕的網民其實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以上那些被迫害者的名字。CCTV這次倒是做了一件「好事」,讓高瑜在新聞節目上出現了一次,但恐怕也沒人記得。不要說他們的名字,就連六四這件事,很多人也不知道了。隨便問一個中學生:知道1989年發生過甚麽事?他恐怕會上百度搜索一下,然後告訴你甚麽也沒有發生。短短25年之間,遺忘的速度令人驚訝。
為甚麽大陸人會遺忘得如此之快?恐怕只能從類似的遭受過共產主義荼毒的國家,才能找到答案──比如柬埔寨。共產主義政黨赤柬(又稱:紅色高棉)統治柬埔寨短短4年(1975-1979)時間,整個國家的非正常死亡人數高達300萬人。但是,今天的柬埔寨人似乎沒人再想提及這段往事。
今年3月11日去世的普立茲獎得主Joel Brinkley,寫過一本名叫《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聯經出版)的著作。書中,Joel Brinkley寫道:「許多研究顯示,從赤柬時代存活下來的柬埔寨人,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即使倖存了還是揹負着過去的傷口……伴隨此種病症而來的是抑鬱、失眠、呆滯與消極,提到創傷時還可能突發暴力行為。它會破壞患者的社會關係和工作能力,對於窮人和未受教育者影響尤其大……難道這個國家無法從創傷中重生嗎?畢竟今日全柬埔寨有將近三分之二的人口都在30歲以下,他們出生時赤柬已經下台了。然而實情並非如此。全世界只有柬埔寨人民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以及相關心理病症傳到下一代。」
Joel Brinkley說錯了,全世界不是只有柬埔寨人會把這心理症狀傳給下一代,起碼在大陸,情況如出一轍。對柬埔寨的描述,很可以解釋今天大陸的情況。大陸經歷過文革的一代,不斷告訴他們的下一代:少知道為妙;經歷過六四的一代,也不斷告訴他們的下一代:少知道為妙。這種基因,就這樣一代代遺傳下來,融入到血液當中,成為致命的毒素。
如果說今天在大陸,還有一些人沒有忘記六四的話,香港人的努力當居首功。香港每年的六四燭光,照亮整個中國。然而,香港人要明白,這風中之燭不是為大陸人而燃的。點亮一枚枚蠟燭的,是香港人自己的良知。香港人可以拋棄中國,卻不能拋棄六四。因為六四是香港歷史的一部份,否定它就等於否定自己。香港人不可以忘記六四,如果六四可以忘記的話,還有甚麽是不能忘記的呢?那樣的香港,多麼可怕!

賈荃
傳媒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