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5月09日

唯一被捕港生姚勇戰 憂父入獄受苦
「共產黨比想像中更邪惡」

【六四25周年】

八九學運中也有香港學生的血淚。六四後被囚近一年的姚勇戰,自嘲當年幼稚,放在今天他不會做「出頭鳥」;而活着走出六四天安門廣場的李蘭菊至今背負倖存者的十字架,一遍遍講述當天的見證猶杜鵑啼血……

相關新聞:李蘭菊堅持談六四見證直至最後一點燭光

當年六四中唯一被捕坐牢的香港學生──姚勇戰的名字,在淡出近20年後,前日因出版商父親姚文田在深圳被捕,並重判10年,再回到公眾視野。這名當年學運領袖,目前在美國明尼蘇達金融機構任職經濟分析師,最後一次回港已是1996年。他日前在美國接受《蘋果》專訪說:「雖說香港較自由,但像我爸爸這樣,一踏足大陸,風險系數馬上就不同了。我朋友中有被綁架回大陸判刑的,像王炳章。這些事證明共產黨政權比想像中更邪惡,雖不能阻止我有機會時繼續參加推翻一黨專制,但的確增加了我對風險的判斷!」

「跟着人群走 背後在開槍」

25年前的那場民運不但在北京發生,上海也有百萬人上街,參與大規模遊行,其中三、四十萬是學生。當年19歲的姚勇戰在復旦大學經濟系讀書,是上海高自聯的骨幹。1989年6月11日姚準備回港時,在上海機場被抓捕。本港輿論大力聲援,經英方斡旋,沒被判刑,關押近一年獲釋回港。「一年監獄很辛苦,房間200呎住了15到18人,如廁沒有隱私。但最辛苦是沒有資訊,報紙都不讓看,完全不知自己命運會如何!」記憶深刻的是監獄長私下找他談話,一句:「年輕人不要急,中國始終會變。」道出當時無論體制內外的民心所向。
另一鮮為人知的細節是,當年6月3日晚,姚勇戰從上海出發去北京聲援,留了幾日,回憶當時他感嘆「執番條命」:「我六四早上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封鎖了不給進,街上還有血迹,途人仍在說發生的事。後來坐了監,返轉頭看條命都是執番來的。當時鎮壓後都仍然有開槍,有一次我跟着人群一齊走,背後在開槍。」
姚勇戰90年赴美國讀書,1993年返香港結婚,1994年還曾競選區選議員,延續八九年的政治理想:「當時20出頭沒有家庭負擔,想過留在香港發展,推動中國民主。」到後來再回美完成學業、就業、安家。當年他不被續回鄉證,現持美國護照的他,兩年前工作需要去中國,申請簽證仍不獲批:「過了23年了還是不准入。」近年為家庭和三個子女,他少了參加民運,但紀念六四的活動仍會出席。現年44歲的姚,回頭看19歲時擔頭搞民運,他覺得「行為幼稚」:「參加一下遊行,寫寫大字報我會支持,但好可能不會出頭,當知道後果這麼嚴重的話。」

相關新聞:良心律師張思之為浦辯護

「爸爸身體差 做了最壞打算」

父子理念接近,回想當年入獄一年對父親打擊很大,現輪到做兒子的擔心:「我為他擔心,也為媽咪擔心,屋企得她一個。但可做的事很少,我自己都在黑名單上,保證自己安全就是對他最大的幫助。」他認為父親被抓是政治案,並透露原本是工程師的父親姚文田,在90年代就協助海外民運刊物《北京之春》在香港出版,至今出書出了近20年。他說:「本來就是承受風險的事。國安吼咗好耐,爸爸不但出書,還帶禁書入境,被查抄過幾次。今次終於找到藉口。爸爸73歲,身體相當差,希望早日釋放。但做了最壞打算。」
《蘋果》記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