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4月11日

最低工資應一年一檢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關焯照) - 關焯照

團體向行政長官梁振英提交抗議信,要求最低工資一年一檢。 資料圖片

又到檢討法定最低工資的時候了。在大約兩年前,筆者曾撰文(題為《調整最低工資 講理據減爭議》)探討政府在2011年5月引進最低工資對香港經濟的利與弊,當時主要結論有兩個:(1)本地勞動市場和通脹未有隨着實施最低工資而惡化;(2)最低工資鼓勵家庭其他成員,例如成年女性進入勞動市場,以增加家庭收入。回顧過去兩年,香港的經濟表現和勞動市場似乎未有因設立最低工資而出現太大變化。當然,要作出更詳盡分析,我們需要審視幾個特定的經濟數據,以證實筆者在兩年前所作的推論沒出現太大差誤。
附表是最近三年本地通脹率、失業率和女性勞動力參與率(Female Labour Participation Rate),讀者可以清楚看到自2011年5月實施最低工資後,本地通脹保持平穩,約在4%水平。至於失業率更從2011年首4個月的平均數3.55%,下降至2013年12月至2014年2月的平均數3.1%。然而,筆者不是說最低工資能夠降低失業率,因為在過去幾年,自由行遊客數量持續上升,帶動旅遊業創造不少相關職位,最終改善低技術勞工的就業機會。另外,設立最低工資有助加大女性勞工參加勞動市場的誘因;女性勞動力參與率由2011年首四個月平均數52.55%,上升至2013年12月至2014年2月的平均數54.48%,這對阻慢勞動人口出現萎縮的時間產生正面幫助。
講回今次審核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諮詢(下稱「諮詢」),筆者在網上曾查閱最低工資水平的相關資料及數據文件。如果從文件內容的豐富性和考慮影響最低工資的各種因素來分析,最低工資委員會(下稱「委員會」)實在做得不錯。但筆者認為今次諮詢可以從以下三方面改善檢討最低工資的機制:
第一,特區政府在半年前已制訂官方貧窮線,目的是利用這條貧窮線去了解香港貧窮情況和提供扶貧工作的政策導向,而最低工資的目的則是保障工人能以工作賺取足以生存的工資。明顯地,兩者均是從經濟學的一個基本原則──公平性(Equity)引發出來的公共政策。在這次檢定未來兩年的最低工資,筆者認為委員會是需要考慮現時官方貧窮線的水平,以調整最低工資的幅度。

第二,根據委員會羅列的資料,在制訂最低工資時,委員會首先考慮四個範疇,包括(1)整體經濟狀況;(2)勞工市場情況;(3)競爭力和(4)社會共融。另外,委員會也參考了其他「未能完全量化」的相關因素(總共有九個),務使最新的最低工資水平能夠為社會接受。但以筆者之意見,現時考慮的客觀指標和未能完全量化的因素實在太多。以筆者的研究經驗,也要花上一段時間去消化這些資料,更遑論要求普通市民能完全明白最低工資的水平是如何計算出來。
筆者曾研究加拿大各省的最低工資問題,發覺加拿大不少省政府均傾向以一條簡潔和能夠反映宏觀經濟的方程式去調整最低工資水平。其實,香港也有類似法定機制去決定價格幅度的變化,本地公共交通工具「可加可減機制」便是一個好例子。雖然以簡單的方程式計算最低工資水平未必是盡善盡美,但起碼具透明度和客觀性,從減少政治爭議的角度來看,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最後,最低工資水平是兩年一核。但在全球一體化影響下,近年香港的經濟周期明顯縮短和較以往波動。因此,現行兩年一核似乎未能有足夠靈活性去配合經濟的變化步伐。如果能改為一年一檢,筆者相信這可更能發揮最低工資的作用。

關焯照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