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3月18日

已不熟悉的香港
(港視前高級編導 蔡錦源) - 蔡錦源

港視「十壯士」被警方阻攔入內,雙方爭執不下,大批市民無法前往參觀。 易仰民攝

事實上,我無意示威遊行,只想拿着象徵我心情的物品入內逛逛,憑弔已逝去的前港督府。我跟其他市民一樣排隊,可是到了檢查站前,就被多名身穿「民安隊」背心的人攔截,還有胸掛「行政長官辦公室」證件的人員。早有預算,若不許我帶着花牌,就放下被禁物品,隻身入內參觀。
但我及幾位同伴,未越檢查雷池就被擋在外。我們讓路給其他市民進入,還被廣播誣衊因我們阻礙市民參觀。他們將那窄窄的入口封死,讓市民誤會是我們阻擋參觀。當面問行政長官辦公室的人,是否我手上的物品不能帶入內,如果是,我放下。不答。我手上其中一條輓聯寫着「哀講真話必死」!放下花牌,丟低背囊,甚至脫掉T恤(我曾因穿同一件T恤幾被禁止入立法會內會旁聽),還是把我阻擋。
既不能入內,我想走到前門望望禮賓府大門才離開,於是沿亞厘畢里去上亞厘畢道,就在通往上亞厘畢道梯階遇到十多個警察攔路。有女警問我要往哪裏去做甚麼,如果去示威就安排帶我去示威區。我表明不是示威,但我要去哪裏做甚麼,不用向警察交代吧!但警察說以我們剛才在東閘的「行為」,認為我有示威「意圖」。想起湯告魯斯主演的《未來報告》,警方憑「先知」「預測」誰人有殺人意圖,預先緝拿予以終身監禁,但那是科幻片。預先估計市民行為而限制其行動,不就是內地維穩措施嗎?
亞厘畢里無法通行,我返回下亞厘畢道繞圈再往上亞厘畢道,即使在對面馬路,也想憑弔一下舊港督府。可是在對面行人路中途,六七個警察已在恭候攔截,不讓我前行,而那條路根本通不到禮賓府。到底警方怕我甚麼?我除了曾留守政總19日,有甚麼激烈往績成為警方重點招呼人物?問一位便裝女警,為何不許我前行,她說前面是倔頭路,問我要去哪裏。我堅持原則,沒有必要向警察交代我的路徑。我犯法,可以拘捕,但沒權阻我。警察卻有必要交代為何封我去路,而這條路有其他行人通過。得不到警方交代,那位女警說要請示。我不動氣,不衝撞,根據警方「往績」,怕無辜被控襲警,只在守候回覆甚麼時候放行。
直至6點左右,中區警民關係組一位主任來到,「陪我」沿那條小路上動植物公園,一直「盡忠職守」的警員才放行。穿過動植物公園從花園道出來,仍見到五步一哨,每哨三四個警員站崗。我很沮喪,連禮賓府正門也無法看一眼,帶着花牌到我曾經留守的政總營地放下。在我已不熟悉的香港,失去一天的自由!

蔡錦源
港視前高級編導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