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2月09日

醫然一笑︰一起冒險 - 莫樹錦

「體溫三十九度,心律一百零五,呼吸正常,肺部並無雜音,腹部正常。白血球攀升至十四,中性粒細胞百分之九十。」年輕醫生娓娓道來。
「那你的臨床診斷是?」我慣性地問。「是細菌引致敗血症(Sepsis)。」她有信心地說。挺喜歡有信心的年輕醫生,再者,她的診斷也相當準確。這時她已繼續說:「開了抗生素Piperacillin,但仍未退燒。」「好,有沒有Differential Diagnosis(鑑別診斷)?」我進一步挑戰她能力。「有,病者患四期大腸癌並有大量病灶轉移至肝臟,故此Differential Diagnosis包括Malignant Fever(惡性熱病)。」(見註)
我繼續滿意說句好,同時追問:「肝功能境況如何?」「甚壞。」她說:「膽紅素已升至六十五。」(正常數值在二十五以下)說到這裏,看着病人,心裏不禁泛起一陣憂慮。他才五十出頭,本來健康良好,正當盛年,家裏有長有幼,是經濟支柱,突然而來噩耗令整家人陷入困境。
為病人心裏盤算:「肝臟受腫瘤快速破壞引至肝功能衰退,要趕快用化療控制腫瘤,若肝功能進一步減弱,到時便無計可施。但同時亦顧慮到發燒很可能由細菌感染引起,用上化療會減弱抵抗力,敗血病有機會惡化。正是經典的Catch 22難題,意思是左右為難的困局。」
盤算之際當然也把問題拋給年輕醫生,她思想一會才說:「現階段只可用抗生素,用化療危機大也未必有好處。」她說的沒有錯但並沒有解決難題,我便問:「今天不用上化療便可能再沒有機會,到時結果不是一樣嗎?」
她沒有正面回答,但顯然意味因病致死總比治療後死亡好,起碼醫生不用負太大責任。未能非議她想法,自我保護也是人類本能,唯一遺憾是醫生的自我保護心態可能讓病人失去僅有機會,醫生口中所說的無法醫治可能只是指沒有不冒險的方法去醫治。病人當然有最終權利決定冒險與否,但關鍵是醫生是否願意跟病人一起犯險。跟年輕醫生商量後,最終還是坐在病床邊問一句:「一起冒險好嗎?」
註:某些腫瘤可分泌物質引起發燒

莫樹錦
中文大學臨床腫瘤學系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