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1月26日

星期日專題:通渠可稱王 床板作畫板
鷹師傅路邊畫出彩虹

【本報訊】經過調景嶺、將軍澳地鐵站,總不難見到黃治堅的畫。秀麗的字,寫着「修理坐廁」,配以用粗黑箱頭筆畫的「飛鷹」,無限聯想;還有騰雲駕霧的飛龍,趣味盎然,藝術家白雙全,在他的面書大讚是「好字好畫」,有人甚至說,他的畫似足豐子愷。「天上嘅鷹,自由自在,飛唔到,就畫吧。」原來,渠王半生傳奇,父親是國民黨保安旅參謀長,母親文革被迫害自殺,如今以維修通渠為業,隱身都市,「能畫,就很好」,他說。
記者:呂麗嬋

堅叔現年68歲,是街坊名人,寶號多多。由尋常的通渠佬,到街頭畫家、鷹師傅,不一而足。調景嶺設計學院對出的欄杆,是他的「基地」,路過的學生,見到他在畫,竊竊私語:「呢隻鷹好出名㗎!」就似塗鴉大王曾灶財,他的畫,全都就地取材。畫筆,是褲袋常備的黑色箱頭筆;白色的木板,在垃圾房執拾。準備就緒,蹲在地下,一揮而就,沒幾分鐘,就畫好。

想不到街邊有知音

「寫通渠修理廁所,點會有人留意吖?咪諗住畫吓畫吸引人睇,點知好多人打電話嚟,唔係叫我維修,係問我:可唔可以幫佢畫年畫、寫對聯;有啲人成日見我畫鷹,就叫我鷹師傅!」堅叔家住調景嶺公屋,他那修理坐廁的「板畫」,隨街可見,儼如街坊畫廊:「坐廁沖水力不足,拉唔到水,就要換配件,亦可做頂蓋按掣。」配以自畫的插畫和手提電話號碼,成為有趣的城市一景,網友都認為他是街頭藝術家。
他笑言,年近古稀,已無所求,想不到街邊找到知音。「調景嶺近堆填區,天空最多鷹,見到展翅飛翔,自由自在,做唔到,就畫出嚟,當自己識飛。」畫畫自娛,堅叔說,是苦中一點甜。爸爸是黃埔軍校畢業的國民黨江蘇保安第八旅參謀長黃自強,1949年中共建國,一朝天子一朝臣,父親避走台灣,在香港出生的他,與母親及妹妹滯留老鄉,進出不得。「阿媽讀好多書,教我讀書寫字,我同妹妹都有香港出世紙,但大陸審批出境嘅公安話係爛紙,叫我唔好成日諗住去香港。」時局混亂,輾轉留在內地,國民黨家眷的特殊身份,讓黃治堅一家吃盡苦頭。「阿媽係官太,半世人無做過粗活,但馬死落地行,執牛糞當肥料去賣,靠好心鄰居食剩啲粥飯接濟,不過最致命嘅,係之後嘅連串政治運動。」
做過美術老師的堅叔,文革期間,負責文宣工作,「嗰時,只可以畫毛澤東像,我因為嚟自反革命家庭,成日俾人批評我對毛主席不敬,唔係太肥就係過瘦,講到底都係莫須有罪名」。教他讀書寫字的知識分子媽媽,受不了羞辱自殺身亡,遺下他與兩個妹妹。一夜間,這個原本生活無憂的軍人之後,生命改寫。

為餬口學通渠裝修

「兩個妹仲細,為咗生活,乜都要做,山上執拾棺材板,手造成一個個尿桶變賣餬口,客家人興四門高櫃,門口畫梅蘭菊竹,我三日就做好一個,𠵱家識得幫人通渠、裝修,做嘅木工,都係嗰時自學。」練字畫畫,是他的快樂之源;廢物利用,是他的生存之道。他直言,努力活下去,是他們一代人的本能。
「86年,我終於申請到嚟香港,嗰一年,我剛好40。」千帆過盡,重踏這個在他心中象徵自由的城市,百感交集,「這之前,我偷渡過嚟香港足足七次」。十年之間,由內地妻兒團聚到孑然一身,修渠佬好,街頭畫家也好,在垃圾桶上用床板當畫板,自得其樂,「搵到啖食,畫啲嘢、寫啲字,有人欣賞,好滿足咯」,拿着黑色箱頭筆的堅叔笑着說。

藝術家白雙全讚譽有加

【大獲好評】
家住西貢,但因為在調景嶺的設計學院教書,使素未謀面的藝術家白雙全,與黃治堅「神交」結緣,「隨街都見到好多佢嘅畫,我試過影咗相放上面書,引起好多人共鳴,有人又分享佢影嘅其他作品,好快就有四百幾個like,大受歡迎」。曾代表香港參加威尼斯雙年展,作品又被倫敦泰德美術館收藏的白雙全,直言藝術源於生活,跳出畫廊,更趣味盎然。
「睇得出佢有畫畫根底,好有觸覺,就算就地取材,搵塊爛木板畫,隻鷹後面都有個隱約睇到嘅圓形,好似射鵰英雄傳,有特別構圖。」白雙全說曾根據圖畫旁的手機號碼,冒昧致電堅叔稱讚,「我有問佢有無幫人新年擺檔畫年畫寫揮春,佢好謙咁話只係亂畫,諗唔到有人欣賞,鬼咁唔好意思」。

「藝術隨處可見」

「政府之前話撥款喺18區每區都放一座藝術雕塑,我好反對,呢種由上而下嘅藝術品,同個社區根本無大關係,無咩意思。」主張「慢活」的白雙全說:「香港人步伐太急促,所謂嘅公共藝術,其實隨處可見。只要放慢腳步、細心觀察、留意細節,生活,其實無想像咁沉悶。」
《蘋果》記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