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1月04日

蘋論: 
香港人不要再重複做同一件事了 - 李怡

做任何事,失敗並不是問題,最要緊是正視現實,只有正視現實才能吸取教訓,使失敗轉為成功;不正視現實,自欺欺人,就永無翻身之日了。
筆者在元旦社論中已估計遊行人數不會多,但卻料不到少到如此地步。多名泛民成員認為人數少是因為缺乏議題,普選問題未到決戰時刻;有的說翻查過去十年元旦的遊行人數,只有2004及去年超過十萬,因此這次跌到三萬只是「回到正常人數」;有的說,元旦不是遊行「旺季」(遊行也有旺季淡季嗎)。講來講去都是「非戰之罪」,實際上是阿Q的精神勝利法。
與遊行同一天進行的普選議題「全民公投」,泛民強調結果顯示贊成真普選訴求的佔九成以上,但沒有正視參與投票的人數也少得可憐,只6.2萬人,佔香港人口不到百分之一。遠少於2009年變相公投的58萬人,也遠少於去年特首選舉前臨時舉辦、更遭駭客攻擊的22萬人。
遊行人數少,絕不是因為缺乏議題。梁振英一年多劣政敗績,中央強加給普選特首的篩選機制,一年前聚焦在要梁振英下台,梁的民望一年來持續走低而他仍賴在位上,還不構成更多市民要他下台的議題嗎?
至於說到最新又是市民最關心的議題,就是終審法院關於新移民來港一年就可以領綜援的裁決。網民痛罵的不是作裁決的法官,《基本法》關於居民的定義有漏洞,按《基本法》條文作裁決是法院應有之義,支持這項裁決與維護司法獨立不相干;網民也不深責新移民,因為自私本是人性。網民主要針對為新移民提出司法覆核的社協、民陣特別是民主黨副主席蔡耀昌。提出司法覆核是一個政治決定,尊重司法的人都會接受法院裁決,但合法的裁決是否合理?相信絕大部份市民覺得不合理。因為全世界所有國家和地區,包括大陸各地,社會福利都是本地公民或永久居民優先;全世界接受包括家庭團聚的新移民,都要當地人提出申請並要接受資產審查,香港人申請大陸以外地區(包括台灣)的配偶來港也要審查,唯獨對大陸移民既不由香港人申請,也毋須或無法作資產審查,這種不合理的狀況即使在大陸其他省份之間也不存在。前高官王永平前兩天撰文《單程證政策須改變/限領綜援天經地義》中,引孟子的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即使是大同世界,也要先顧自己再及於他人。現在是香港人申請綜援要資產審查反而大陸來的新移民無法對其大陸資產作審查,那就不是「不獨子其子」而是不把自己的兒子當兒子反把別人的兒子當兒子了。有這種顛倒的嗎?
當前市民最關心的議題,偏偏是這次元旦遊行的主辦者挑起來的,許多市民怎麼會有意願參加?
筆者的元旦文章《不能讓示威變成示弱》,呼喚市民參加遊行。曾多次在本報論壇刊文的作者林鴻達留言說:「今日我係唔會去遊行。與其話唔去等如示弱,不如話民陣搞咁多年遊行都係示弱之餘,仲係消耗市民嘅戰鬥力。」其他網民說:「只要孔令瑜繼續把持操控遊行活動,咁遊行示威只會繼續示弱」;「如果今日好多人上街,證明民主黨仲有票!」表示去遊行的人說:「去觀察一下港人對孔令瑜、蔡耀昌他們的厭惡性有幾趕客。」
蔡耀昌在遊行當日被「反赤化」人士包圍,YouTube的視頻清楚顯示包圍者不停呼叫的是「賣港賊」而不是「賣國賊」。
王永平在上述的文章一再強調:「不要低估終院裁決的政治衝擊」。元旦遊行已見到這衝擊之力道了。
一位筆名「蝴蝶」的藝評人,在facebook上給筆者寫了封懇切的信,她說:「我對於參加遊行和任何真誠抗爭的人士從來十分尊重,也不會潑冷水,因為自己也是過來人。然而我自己是堅決不會參與由民陣、支聯會、民主黨領頭的任何活動,因為我也同時是一個有原則的人,而原則是在大是大非上(特別是政治),主宰一個人的良知的最重要支柱。我看不起和不信任民陣、支聯會、民主黨……你參加即是endorse了這些組織,香港人不要精神分裂地作甚麼含淚參加、含淚投票好不好?等於討厭CCTVB又忍不住看一樣,如此沒尊嚴地活,香港人永遠也爬不起來的。如果香港人不準備犧牲多些,只能參與民陣式遊行,那我保證民主普選一定不會降臨香江。」
她引用了愛因斯坦一句話:「精神錯亂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做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這句名言讓她想起香港人。
這句話讓筆者感到震動,我們真是應該做另一件事了。(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