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12月29日

品味蘋果:新地老臣子重返深水埗 
黃奕鑑尋找「昨天的我」

記起甚麼,記不起甚麼,回憶的潛意識是有政治的。
跟新鴻基地產老臣子黃奕鑑訪問當天,下午二時半,在深水埗石硤尾邨斜坡上,見他從平治座駕步下走進美荷樓青年旅舍。訪問時間在三時,他早到半句鐘,在接待處逗留一陣子,脫下西裝外套,走過H型七層大廈空地,陽光裏,他像跟這裏一切都很熟悉。
在深水埗長大,在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畢業,在新鴻基地產工作約三十年,今天退休居於禮頓山,六十一歲黃奕鑑揭開《美荷樓記》,說要尋找一個「昨天的我」。
他服務的新地,興建中環地標國際金融中心,在九龍站建天價豪宅天璽,這位曾經酬金過千萬的打工皇帝,現在卻要回到深水埗的起點,跟大家說獅子山下貧窮歲月。他問記者:「你認識陳志海嗎?」於是,記者特別翻看《美荷樓記》講述資深大律師陳志海的故事。

奮鬥哲學在於超額完成

「她都喜歡看地盤,以前跟郭老先生去,後來跟兒子去,有時看到示範單位門鉸不滿意,就可能會問可不可以用別的,如此而已,她不可能每事出主意。」
見識過郭氏父子的工作能力,講到直接交手,黃奕鑑沉默思考數秒後說,郭老先生很懂做生意,雖然不懂英文,但心水清,數口靈,有次他交給大老闆一份分析報告,當時年屆七旬的郭老,一眼就看到錯處。「他令夥計好信服,也信任夥計,堅守宗旨: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留得到人才的,是互相信任的態度。因此,比黃奕鑑早進新地的陳鉅源,及與他輩份相若的雷霆、蘇仲強等至今在任,「成日講老臣子,就是這種精神。」
黃奕鑑七七年進入新鴻基之時,地產是新興行業,他以財務專長為新地打工,當日連買一層新鴻基樓都不敢想,更不會想像新地會由七二年創立時巿值四億增長至今天的二千六百多億元。正如當天中文大學跟香港大學比較,猶如二奶仔,中大畢業生能進入政府當政務官是新聞。今天,不少當官的退休後加入大地產公司,視為肥缺,這就叫時移世易。
面對面跟黃奕鑑說話,他少用犀利言詞,跟那一件有中大英文校名簡寫的深藍冷外套一樣,有種遙遠的樸實感覺。
「你有鬥心嗎?」記者問。
「我當然感覺自己有啦。我做美荷樓也本着這一種心態,活化歷史,其實年尾工程已做好,做了一個商務盤出來,用公帑建成,承諾了的,百分百完成。生活館裏美荷樓舊居民照片、舊擺設、文物,是舊居民告訴我們才可這樣做。書在政府合約裏是沒有的,是something additional。」
以往每年盤算數以十億計收益的地產財務精英,現在出任青年旅舍協會主席,不賣新樓「賣舊樓」,管二點二億的公帑,在發展局「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投得活化美荷樓工程,把它翻新為一百二十九個旅舍房間。他看美荷樓的陳年價值,不在一盤數,而在於一個時代的感情,幾乎想用十三個「美荷人」故事把香港精神套現。吳宇森是其中接受口述歷史的舊居民,他當年屋外開帆布床睡走廊,觀星看月,最終成為國際大導演,電影工作室也叫Lion Rock。一家住在美荷樓對面的《歲月神偷》導演羅壠銳,他兄長羅壠銘就是活生生盜取半山千金小姐芳心的深水埗少年,最終佳偶天成。

認為政治要妥協不贏盡

香港精神,沒有不可能。不論前途與愛情,都要肯捱敢博。「年輕人若能天天看一個故事、重溫,知道艱苦,知道前人是這樣的,對發憤之心有幫助。」
他推介《美荷樓記》,絕不放軟手腳。但數家底,講貧窮,其實不是一本隨便讓人打開的書。黃奕鑑一家六口四個兄弟,他排行最大。父親是針織技工,媽媽是車衣工人,收入不穩定,不時過着一條數冚一條數的賒借生活。他小時候讀書一般,在深水埗聖公會開辦的一間小學就讀,後來考不到升中試,幸好母親堅持讓長子入讀私校。幾經追問,他才把新法書院之名報上,靦腆笑着說:「我怕影響校譽。」
「你知道甚麼是帆布床嗎?」黃奕鑑友善地考記者。可是,在一個幾乎看不到帆布床的年代,貧窮依然沒有離我們而去。記者見過吳宇森睡的那一種帆布床,但記者沒有住過半山。香港人永遠實際,我們有時想回望過去,更多時間希望看得見將來。但將來真的可以在過去裏尋找得到嗎?
公開講回憶,跟述說將來一樣有政治。黃奕鑑坦然之處,是他不抗拒討論。小商舖不斷加租,成功的小生意沒有生存空間,當社會環境變了,獅子山歲月的陳年價值還能發酵嗎?「現在想在屋邨吃油條白粥已經很難,不少普羅階層想拼搏都沒有機會。」記者說。跟一個深水埗板間房長大的新地高層討論香港精神,矛盾衝突感覺正好是香港一個現實。
「我好喜歡行街,我明白你說的。我二十多年來要面對基金經理,向他講地產分析公司情況,股票基金經理多是外國來的,這叫investor relationship,我答得最多的一條問題,答了二十年,就是:為何你們香港樓價這樣貴?」
「你有份做成嗎?」
「我們作為發展商只是一個經營者、生產者。我跟你說,香港樓價貴,主要是因為這裏是香港。很多世界各地的人來自樓價很平的地方,但香港本身就是香港,香港是福地,香港是大都會,是金融中心,所以樓價貴。想買豆腐膶地方也負擔不來,政府正在處理。供求問題做成高樓價,加租方面,賣油條白粥,支付不起租金,商業就是商業,這是巿場,我作為一個發展商一個業主,若有經營者畀得起更貴租,我怎會租給平的不租給貴的?反之,經濟不好,九八至○三年時減價也賣不到樓。」
生在貧窮年代,黃奕鑑一代人沒有選擇;生在現今住靚樓有傭人的富裕年代,部份年輕一代同樣沒有選擇。用有六十年歷史的第一幢徙置大廈舊址尋找香港人昨天的自己,黃奕鑑相信任何時候以獅子山精神待人、營商都會無往而不利。「這精神是你要奮進,對顧客好對人好,有情有義。」
「想社會好,要有好的制度,政改很逼切,新一代對政治表達多了,你對佔中及政改有何看法嗎?要解決政治才能解決社會問題。」記者跟他討論。
「我同意,我有留意有關心香港的將來及政治,但我能力有限,只能做現在所做的。我不太懂政治,也不太認識爭取普選的方法,但我相信要朝着包容的方向,互相體諒。為何我拿到美荷樓project,做自己想做的?就是因為懂得在他人位置看事,不是自己贏盡。政治是妥協的藝術,不可以自己贏盡,你贏盡,人家怎樣?豈不沒面子了?當然大家都希望有真普選。」
所謂以心建家,對黃奕鑑來說,是他親身體會上一代成功商人的營商宗旨。香港進入時代變革出現分化,大地產家族也出現內訌分裂,他相信久盛必衰嗎?
「郭家內訌,你對這家族有感情、被稱太傅,我好奇你個人有何感受?」
「當然有感情啦,但我退休四年了,家族成員之間關係,我們外人好難參與。」
「可惜嗎?」「最重要是公司管理維持精神及理念。」
「你身居要職會捲入糾紛嗎?」
「不會,我們主要管理層,管理與家族成員分開就沒有問題。」
一間家族公司需要制度,一個社會需要制度,古老的獅子山精神,只能以心體會,各取所需。一個屋邨、一個家族、一個社會都在蛻變,美荷樓當年一家七口居住百二呎沒廁所的單位,今天只能是旅舍雙人標準套房。它的露天茶座,咖啡香,氣氛優閒,要有一點年紀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徙置大廈變成現代青年旅舍的超時空奇妙感覺。

記者:冼麗婷 攝影:李家皓

足本收睇《亂噏24》x劉嘉玲; 鄭秀文@杜琪峯再度登場!
周一至周五《亂噏24》約定你: http://bit.ly/appletalk24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