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2月17日

特首述職制度化用意
(自由撰稿人 周信) - 周信

劉兆佳日前透露,中央有意規範特首到北京述職的模式。 資料圖片

劉兆佳「洩露天機」,在港台《議事論事》節目中透露:中央有意規範特首到北京述職的模式,令其變得「更詳盡、更有力和更有依據」。
到底是否過去的特首每次述職都是「鍾意講乜就講乜」,答案當然不是,亦會因人而異──不論是北京負責港澳事務的最高領導或是特首自己。
董建華時代,以董氏的性格及作風,一方面既會處處尊重北京的主權,另方面又想展示自己的治港理念和才幹,證明不負中央所託,所以在述職方面一定做到超乎北京所求所想;梁振英雖然一直處於劣勢,最後獲欽點為特首,當然更會精忠報國,讓提拔他排眾而出的掌權者覺得深慶得人;惟有曾蔭權「兩面不是自己人」,明知中方不會寄予厚望,香港人亦不想改變,所以能「無為而治」,在述職時「鍾意講乜就講乜」,中央既不介意也沒奈他何。
劉兆佳是前中央政策組主任,深知洩露國家機密後果,不會無的放矢,事先必會有來自北京的默示甚至批准,才會向香港人發放這個試探氣球,令港人相信中央將會更為關注香港的情況及港府的管治方法。
中央透過劉兆佳傳出這個對梁特首的要求,是否意味着他或過去的特首未有「如實匯報」?答案當然亦會是否定居多,因為香港的政局輿情與社會變化,天天都有人向北京匯報,中央不可能不知道。到底特首的匯報遺漏或弄錯了些甚麼,令整個述職的形式及過程需要進一步制度化?我們可以由兩方面探討:一是分析,二是展望。
梁振英對香港目下的亂局,只會歸咎於前朝失誤及延誤,而非由自己及現在的問責團隊引致;至於外國勢力的介入,更是國際政治局勢使然,非特區政府所能控制。這是分析的基本綱領,亦足以令梁氏立於不敗之地。至於展望,梁氏當然仍抱最大信心,亦願意承擔最大責任,對中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份忠貞不論港人會否認受,梁氏也會堅定不移,因為惟有這樣,下一代特首入圍的門檻和標準才能確定。
以今天世局時事變化之速,雙方定期碰頭述職,根本只是社節儀式多於實質匯報及檢討。中央領導人發放握手照片,目的是支持鼓勵特首與問候獎勵港人。但若變為制度化,雙方事先要做的準備工夫必會倍增,對特首辦的壓力亦會巨幅增加。因此如非屬實,特首辦理應立即否認澄清,否則亦會令中央蒙上不白之冤,讓造謠者有機可乘。
港英時代的港督,也有返英述職的安排。不過港督純屬「打工」性質,僱主是英國政府,其表現早有固定評估程序及機制,去留亦有清楚的僱用合約保障雙方;但行政長官由港人選出,原則上應先對港人問責,回北京述職是出於對中央的尊重與感謝,抑或是真正的定期政績評核,過去並未有言明,但制度化後卻一定會引入監察和比較,否則便不成制度,亦達不到「更詳盡、更有力和更有依據」的目標。
梁振英標榜以「內交」為施政重點,對北京本應是「放心保證」,因為中港加速融合,毋須等至二○四七年即有望達至最後統一。但這個鴻圖大計因着梁氏個人的誠信問題、問責團隊的能力問題以至社會的嚴重分化問題,已變得寸步難行甚至處處碰壁。如果中方真正希望透過「述職制度化」來加強對香港的認識,關注以至有效管治,「內交」的進度及成敗得失當會是一個極有效的重點和起步點。
中央給予梁振英甚麼大方向、大戰略和大指令,港人不會知道,亦不需向港人公開,以免讓外國勢力有機可乘。但若能把某些指令「量化」,而為特首工作表現的主要指標且予以公開(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則特首及其問責團隊當會更易依循、配合和匯報,而港人也會更易掌握中央的心意,令雙方更易溝通和達至共識。否則單憑特首的一士諤諤,獲港人接受的機會絕對不大。
舉例說,港人對特首及中央的信任和信心有甚麼變化,香港現在已有幾個民調可供參考,公務員及工商界等對特首對中央的印象如何,特首辦及中方應不斷追蹤,因為這樣建制支持者對未來有效施政的影響最大。梁振英可以在述職時完全不提「逢中必反」的聲音和力量有多大,但卻不能不提醒中央建制派勢力的消長及理由,至於怎樣去進行調查監察才能找到真相,專門負責民調的中央政策組理應義不容辭。

周信
自由撰稿人

足本收睇《亂噏24》x 鄭秀文@杜琪峯;DADA閃電復出後首次專訪!
周一至周五《亂噏24》約定你: http://bit.ly/appletalk24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