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2月17日

北京只有兩個選擇:佔中或真普選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佔中發起人 戴耀廷) - 戴耀廷

「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對北京選擇真普選而非佔中,表示有信心。 資料圖片

自「和平佔中」提出之後,北京政府在香港政制發展上所能有的選擇被改變了。原先北京政府的兩個選擇是,會否給港人一個設有篩選機制(讓中央政府可輕易篩走她不能接受的人為候選人)的普選制度,或是一個沒有篩選機制(能容許有真正競爭)的真普選。北京政府原先的算盤當然是不會給港人真普選,因有篩選的普選對維護北京政府的利益是最有效的。
有人質疑為何我們要如此武斷,在未完成政改諮詢就如此一口咬定北京政府不會讓港人有真普選。不少人都笑我「太天真」,但若有人相信北京政府會在沒有政治壓力下會讓港人得到真普選,我只能說他們可能比我更天真。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參與《基本法》起草及諮詢開始,及過去二十多年對「一國兩制」的研究,我是經過近距離及深入的觀察和分析才作出這研判的。
現在「和平佔中」把這兩個選擇改變了。因「和平佔中」表明一旦普選是有篩選的,我們就要公民抗命「佔中」。我們把「佔中」與有篩選的普選掛鈎,那令北京政府的兩個選擇變為「佔中」或真普選。
有意見認為即使有「佔中」,北京政府仍不會給港人真普選的,因北京政府所計算的並不只是香港這「一盤數」的得失,而是要計算中國「整盤數」的得失。若一旦在香港引入真普選,那有可能引發中國其他城市及地區的人民提出相近的要求,長遠會影響中國政改的方向及進度。在還未確定中國政改的路向,現屆政府是不可能冒險讓香港有真普選的,因那會威脅共產政權的權威。故北京政府會不惜代價,包括鎮壓「佔中」去防止香港實行真普選。結論是「佔中」必然失敗。
我大體同意這分析所要考慮的因素,但卻不同意結論。北京政府考慮香港的政制發展,不可能只考慮香港的情況。即使親北京的候選人在真普選下仍是有很大的取勝機會,故特區管治不會跌落反對派手上,但北京政府必然要考慮香港的民主進程會否影響中國本身的民主進程。
但按着同樣的思路,我認為北京政府在「佔中」與真普選之間,是寧願讓港人有真普選,也不想「佔中」在香港「落地」的。與香港有真普選會對中國內地其他城市及地區產生影響一樣,若「佔中」這種有計劃及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行動在香港出現,即使最終被鎮壓,但仍有很大可能會即時引發中國其他城市及地區的人民仿效「佔中」。中國內部的張力其實不比香港低,但由於公民質素的差異,港人在行動中或可以維持非暴力,但這種大型群眾運動如果在中國其他城市出現,失控的機會是極大。
讓香港有真普選,的確可能令中國其他城市及地區的民眾也會提出相近的民主訴求;但那影響不會是即時的,也大體還是可控的。一方面,中國其他城市及地區的公民社會還未成熟至好像香港般,可組織起大型的爭取民主的運動。再且,共產黨還擁有民主發展的主導權,可循序漸進地在中國其他城市及地區引入普選,而結果未必會威脅到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在中國逐步引入真普選,更可能提升共產政權的正當性,有利共產政權長久維持其執政地位。
但若北京政府讓「佔中」在香港出現,它所產生的政治變數,不只是在香港,更是在全國,會是難以估計的。這些影響更很大可能會是即時及難以限制其擴散速度及幅度的。現屆政府權力還未穩固,要面對「佔中」所引發的變數會是不容易的。即使未至於應付不來,但一個理性的政府是不會選難棄易的。
因此,計算香港「這盤數」及中國「整盤數」,北京政府在「佔中」及真普選都會有所失,但真普選的損失不會是即時、有限、可預見、甚至有回賺的機會,但「佔中」帶來的損失會是即時、難以估計、及破壞力極大的。兩者之間,理性抉擇自然是寧願讓港人有真普選,也不能讓「佔中」出現。
除非北京政府能成功阻止「和平佔中」在香港成勢,這也是為何親北京力量在過去一段時間不斷攻擊及抹黑「和平佔中」,那才有望阻止「佔中」出現。但或許這時機已過了,「和平佔中」已成勢!

戴耀廷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佔中發起人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