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1月13日

行會爛了
(自由撰稿人 周信) - 周信

發牌風波真相大白,但葉劉淑儀仍堅稱行會沒有向公眾解釋的義務和先例。 資料圖片

「梁粉」過去是「見光死」,如今是「開聲死」,前者多屬立法會議員,後者主要來自行政會議。
發牌風波如今真相逐漸大白,梁特首雖仍不肯「一人做事一人當」,但沒有一位行政會議成員肯為他開脫,大家的統一口徑只是「一切已依足程序要求」,甚至連「恪守程序公義」也只有特首自己敢說,周松崗之流認為與公眾期望的落差不大,葉劉等則回復強悍本色,堅守行會決定沒有向公眾解釋的義務和先例;至於一眾立法會建制派,由於必須「單天保至尊」,其理屈與詞窮的窘態,在議案辯論中已表露無遺。
如今首當其衝的是林煥光和馬逢國。他們都因支持梁振英而被要求辭職,雖然兩者都會置若罔聞,但其困境已充份反映了行政會議現時運作的貌合神離及成員之間的各懷鬼胎。
第一,過去的港督以至特首如何「一言堂」,外人無從得知,這次發牌的討論,梁振英明顯是一意孤行,即使會議中有不少反對聲音(甚至可能只是好意提醒或民意反映),特首仍然不為所動,這種個人性格與處事作風從前大家只是風聞,如今終於可以由不同成員的反應充份引證。
第二,行政會議的議事程序,已偏離港英時代政務官主理的嚴謹方式,由發言到決策,再無任何成法章法,成員說了就算,過後不再堅持,甚或是索性不說,至於決定,也毋須甚麼舉手通過及記錄在案,總之大家「得過且過」了事。
第三,問責官員「唔熟書」不用說,更令人擔心的是事先私自揣測或暗地徵求特首意見,在預備文件及引導討論時投其所好,其他成員心領神會,加上責不在己,自然不會節外生枝,以免浪費個人及同僚寶貴時間。
第四,大家只追求滿足程序的要求(例如必須徵求律政司及其他相關的司局級首長意見),但只停留於「各自表述,互不相干」的層次,至於誰人的觀點意見最符合公義及民情民意,沒有人會主動提出,更不會有人堅持到底,因為依足程序已足「自保」,再多事對人對己也沒有好處。
第五,行政會議根本沒有人擔當心戰專家的角色,給成員分析民情與民意的背向。過去新聞統籌專員、特首辦主任及政府新聞處處長應合作發揮這個作用,如今新人馮煒光仍未通過試用及品格審查,其他兩人長期兼任名不正言不順,加上這次議題敏感及特首立場鮮明,自然不會有人願意「自招煩惱」。

第六,有人嚴重錯估民意。一直以來王維基其實不太受傳媒歡迎,他曾告《信報》誹謗,雖然理據稍欠充份(否則不會敗訴),但仍死不放手,不少記者行家因而對他存有戒心,加上同行如敵國,無端支持王維基替他免費宣傳,不會是傳媒行業的慣見的行為;政府最初估計,輿論即使同情王維基,行動也會很快無以為繼,所以蘇錦樑宣佈決定時一臉信心,以為「一籃子」理由已可打發所有記者,讓事情能盡快淡出,令公眾迅速淡忘。
行政會議成員到底只是行政長官的資深顧問,或是問責團隊的最主要成員?林煥光一向以心思細密、邏輯性強和能言善辯見稱,當年主動向董建華請辭,在在證明了他勇於承擔的為人,固此這次就發牌風波的發言,他斷不可能「一錯再錯」,亦不會「無的放矢」,倘若有任何前言不對後語,唯一的可能是「大局為重」,但這將蠶食甚至斷送他的個人清譽,亦令特首及其他行政會議成員的公信力每下愈況,葉劉淑儀認為林氏不應公開「講多錯多」,只應私下向特首「日哦夜哦」其實是持平之論。
至於馬逢國,由於鐵票在手,根本不用擔心這幾年的業界反應,他的取態其實同樣是進一步打擊功能組別以至立法會的公信力,因為建制派佔的是大多數,任何彈劾特首的議案都一定不獲通過,這優勢其實是在不斷削弱特首的戰鬥力和應變力,令特首成為一言堂之餘,亦令西環以至中央在市民心目中的地位直線下降,彼此既沒有公開、公正及公平的方法去制衡對方,唯一的出路便是上街,又或是在下次選舉中「票債票償」。
特首為了自保,必會要求更多的行政會議成員公開護航,但若非其正「梁粉」,對這苦差一定可免則免,誰人不惜代價也想做行政會議成員,這次「發牌風波」恍如一面照妖鏡,任何施政法例賦予行會最後定奪權,所以特首猶如擁有尚方寶劍加免死金牌,行會成員如何「狐假虎威」,香港人終於看得一清二楚。

周信
自由撰稿人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