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09月01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品味蘋果:
英國媽媽為香港女兒尋找生母:孩子想見你

兩個月大時被遺棄

人與人,是命運與命運的交織。
Ella未滿兩個月大時被掉棄了,小女孩人生的第一章,至今仍然像個黑洞。生了一個兒子後不能再生育的Amanda,遇上Ella後,兩個人生命缺少的,也就填滿了。金頭髮英國人Amanda成為黑頭髮華裔香港女孩Ella的母親,這是上天借來的緣份。今天是Amanda五十五歲生日,Ella九月二十日亦滿十歲,英國母親決定公開為香港女兒尋找親生母親。
按Amanda提供社會福利署的檔案顯示,二○○三年十一月十日下午五時,Ella被遺棄在大埔康樂園附近圍頭村的行人隧道。當時她被放於一個紙盒裏面,外衣裏收藏了一張字條,裏面寫着:「在二○○三年九月二十日此地產──女孩叫李紅」。在她身邊,還有幾件嬰兒衣物。經檢查診斷,確定她是在九月二十日或近在此日前後所生。當時她有中度水腫、低血糖及一般嬰兒的皮膚炎。
Ella被遺棄後,由社會福利署安排到沙田一個家庭暫時寄養。約一歲時由當時在港居住的Amanda一家正式領養。
暑假期間,Amanda為了計劃替Ella尋找生母,接受記者訪問。
母親的意思,浩瀚如海。早就有人告訴Amanda,「兒女是上天借給你的禮物,你撫育他們,給他們良好教育,當然還有愛,讓他們有一天能走向這個大世界,獨立自主地生活。」其實,自Ella上學後,偶然會聽到同學討論她的身份。黑髮華裔的Ella自懂性以來,就知道自己與金頭髮的Amanda媽媽、Gordon爸爸及Kit哥哥是很不同的。那時,她應該有四歲五歲了。

對於母親來說,Amanda從開始就明白要給Ella解釋身份。很早以前,她抱着Ella去接哥哥Kit放學,一位相熟的美國女士忍不住好奇問:「你認為Ella最終會知道她是你領養的嗎?」
「你認為她不會猜到嗎?」Amanda反問。
尋找自己根源是很重要的事情。Amanda也很相信,每一個母親,若非為勢所迫,絕對不會願意離開自己的骨肉。「若果那位母親不愛Ella,大可一出生就把她掉棄,等待近兩個月後才放棄親生女兒,她一定是非常非常愛她。」母親會了解母親的行為,母親也會體恤母親的感受。「誰知道,她的親生媽媽,不也想知道女兒的生活?誰知道,她的親生媽媽,不也每天都在想念她?」
Amanda原是專門在醫院裏拍攝手術過程的攝影師,她跟隨在香港馬會當獸醫的丈夫來港生活了很多年,二○○七年搬回英國,一年多前為了讓兒子學習潛水課程,又暫居Ibiza。她為Ella影過的相,數以千計,每一張,都看到小女孩燦爛的笑容。不同歲月,馬背上、泳池裏、朋友群中,都是她快樂成長的倒影。這一張一張的照片,或許,就是她代替Ella寫給親生媽媽最好的信。

父親Gordon是香港馬會的獸醫,Ella很小的時候,已經愛看父親為小馬兒接生,若果身在英國,她還是會在父親旁邊為小牛仔出生而着迷。從小在英國西南部德雲郡的山坡鄉郊騎馬的Amanda,在香港時候,於馬會騎術學校為學員幫忙安排退役馬匹出場。在這種環境下,愛馬愛策騎已滲入Ella的血液,她三歲已能騎着屬於她的小馬Nigel拿到獎項。最重要,在大自然裏,她熱愛動物,熱愛生命,總是有一種體貼的憐憫與慈悲。
「看到小雀鳥墜在泳池,她就要去救牠。」外表上,Amanda與Ella不可能有任何相似地方,但人的重點是性格與氣質。若果在操場上有個比她小的孩子哭泣,Ella總是第一個跑去抱着孩子安慰。大人之間生氣了,她會抱着對方吻一下,化解強橫戾氣。
「她挺會關心我,我病了,會叫我躺下來,然後把雙腳放上去,再用毛氈把我蓋好。好一點時,就替我按摩。」母親一邊說,一邊笑。Ella的出現,讓她生命變得有意義,「她為我的生命帶來喜悅。」被遺棄與被愛,命運總是滲雜悲喜,可是,小天使選擇走在愛中。

Amanda認為,Ella活在英國人家庭,跟活在香港人家庭所能學習到的,沒有很大分別。她的數學能力比同齡學生強,也正開始學習鋼琴。「每天,負責預備擺設飯枱的總是她啊。」不知不覺,Amanda說起Ella的,總是生活種種,不是考試讀書彈琴。Ella喜歡幫助媽媽煮飯,生日時會親自動手做一個一個小蛋糕送給每一位同學。她特別喜歡整潔,有時跟媽媽到理髮店,竟然會拿起掃帚把地上的碎髮掃好。她性格也很女孩子的,喜歡漂亮衣服,有很多很多雙鞋子,閒來還喜歡替母親塗指甲油。
「你看她,正穿着我的高跟鞋走來走去,幾年之後,她應該也合穿我的高跟鞋,而且會長得比我高。看她的腿多修長啊。」電話筒裏,完完全全是一個母親看着一個女兒成長的喜悅。
上星期初,記者又再透過電話跟Ella說話。當刻請她想像要畫一幅畫,問她要畫甚麼?「蝴蝶。」在她心裏,有一隻鮮艶的蝴蝶,黃色、粉紅色都好。

孩子有權知道真相

父母把原名李紅放在英文名字中間:Ella Lee Hung Sidlow,但小女孩一個中文字也不懂,還問記者:「紅是彩虹嗎?」。「你將來會學習中文嗎?」記者問她。「也可能會的。」陽光女孩很喜歡紅等於red。
「你知道Amanda不是你生母嗎?」
「知道。」甚麼時候認識這事實,她已經忘記了。她說尋找生母其實是Amanda的意思。女孩簡單的說:「知道生母是誰也是有趣的。」記者問;「若果親生母親現在就站在你面前,你有甚麼想問她嗎?」一秒鐘的靜默,她回答:「我不知道。」
從十年前大埔一條隧道走到英國與西班牙,愛的根源,對Ella或許陌生又深奧。Amanda說,即使尋找到生母,她與Ella仍然不會分開,「肯定未來八年的九月,我還是會與Ella一起度過她的生日,她不會跟我分開。」
當年友人替Amanda找來中文報紙資料,裏面報道了發現Ella的經過。她有一個無法證實的想法:發現Ella的中國持雙程證五十七歲女人,當時正來香港探望大埔圍頭村親戚的,她會不會其實就是Ella的祖母,把女嬰帶來香港?Amanda也很想找回曾經撫養Ella幾個月的寄養家庭的聯絡方法。
記者曾經跟Amanda討論現在尋找Ella生母的利弊。她是屬於原野中長大的直率英國人,她讓孩子擁抱大自然,現在又讓孩子在西班牙擁抱海洋。一切對她來說,都是明明白白,沒有含糊的。九年裏,Ella為她帶來歡樂,她亦盡力教導孩子尊重別人尊重生命。她相信,小孩子被帶到這個世界以後,有權追尋一切真相。站在光明一面的Amanda,寫了一封信給Ella的生母。這是一個母親給一個母親的信:
十年前,你誕下一個漂亮女嬰。毫無疑問,我相信你很愛她,盡量給她生命中最好。種種原因,在她約兩個月大時候,你不能把她留在身邊了。對你來說,這絕對是個痛苦時刻。我肯定,這多年來,你曾想她千次,遙想她可是安好?樣子長相如何?在她一歲時,我們把她收養了,我想告訴你,她是我們一家得到的最奇妙的禮物。Ella很漂亮、很聰明、很開朗,而且深深被愛。她幫我煮飯及清潔,經常把哥哥搞亂的物件收拾整齊。她哥哥十五歲了,很會保護她。是他教導她成為一個出色泳手,也教懂她浮潛餵魚,一切都讓她非常享受。
Ella對她的身世很好奇,也知道我把她二○○三年十一月被發現時的衣物、毛氈及毛巾都保留着。她想見你,再慢慢認識你。誰會知道這最終會引領我們走到甚麼境地?但可以肯定,她仍然是我的女兒,我家的一分子。只是,我也希望她知道自己有另一個家。
我明白,要你聯絡我可能有困難,你可能害怕這樣做。其實,沒有誰想給你指摘甚麼,你已對女兒做了你所能做的,希望你會跟我們接觸,你可以私下聯絡報社(mailto:sservice@appledaily.com),身份會保密,讓我們定期把Ella的相片傳給你。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有權知道自己從何而來。我也相信,任何一個母親,都應該知道自己心愛子女的情況。你的女兒,的確是上天賜予非常特別的禮物。
給你愛與感謝 Amanda
在香港的時候,Amanda經常帶Ella一起拯救流浪貓狗,為牠們找一個家。現在,她們身處的Ibiza也有很多流浪小貓,無法一一帶走,但Ella每天還是會到外面給小貓食物與水。
命運與愛,都在人手裏。

記者:冼麗婷 Amanda Sidlow提供圖片

肥佬黎有今日,全賴阿媽細個同佢講過乜?即睇最新一集《亂噏24》,話唔定幫到你!
http://bit.ly/appletalk24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