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8月06日

質疑中央的「實質任命權」
(自由撰稿人 沈舟) - 沈舟

回歸以來,港人一直堅持對民主和普選的追求。 資料圖片

香港普選的困局,來自對《基本法》第45條的解釋,即中央對一人一票普選出來的特首具有所謂的「實質任命權」。《中英聯合聲明》指出:「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後來的《香港基本法》第45條作了相同的表述,並添加了一段「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在上述兩個文件中,中央的任命權得以規定,但其「實質性」卻是後來的解釋,這種解釋,我們認為,並不符合立法原意,其合法性和正當性都值得懷疑。
在將「一國兩制」設想予以法律制度化時,其立法原意應是「主權回歸,兩制並行不悖」。如鄧小平所說,就是「你不吃掉我,我也不吃掉你」,後來江澤民表達得更直接:「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香港的政治架構是「三權分立」模式,若在行政長官上面再加一個中央的「實質任命權」,豈不是「一權」抗「三權」,兩制短兵相接,何來相互的政治穩定?在《中英聯合聲明》中,英方對中央任命權的理解是建立在自身君主立憲制基礎上,女王對英國首相的任命只是形式性的;而後來《基本法》加入的普選內容,其「最終達至」可以理解成「中央任命」這種程序將終止於普選到來之時。因為普選之前的「選舉」,港人都不具備一人一票的「實質性權利」,若中央在普選後再運用「實質性權力」,兩「實」相遇,必有一「虛」,或是實施形式任命權,或是出現假普選(以及香港民眾無窮盡的抵抗)。

港府2007年《政制發展綠皮書》提出,為了「體現國家是一個單一制國家……行政長官無論是怎樣產生,包括最終由普選產生,都不能脫離在選舉當選的候選人須通過中央人民政府實質任命的憲制要求,方可就任」。其中「包括」一詞,將普選納入《基本法》敍述中央任命的選舉程序之中,閹割了港人實質性的普選權利。實際上,目前世界上大部份單一制的國家,都不存在地方首長民選後還需中央任命的程序。日本府縣知事的產生在二戰結束後,就由中央「官選」(任命)制改為地方「公選」(居民直選)制,中央政府與府縣、市町村之間均為相互獨立的法人實體,不再具有上下隸屬關係。法國82年通過《權力下放法案》,地方各省最高行政長官由普選後的議會主席擔任,毋須總統任命,同時中央也向各省派出共和國專員,管轄警察和中央派駐機構,但不直接干預地方事務。而英國的地方自治傳統更加悠久,1835年,英國議會就通過了《市政府組織法》,市民普選產生地方議會,議會進而選舉市長,行政事務則由議會委員會管理。
更加荒唐的是,大陸的地方各省行政長官的產生都不需要經中央任命。根據中國《憲法》第101條規定,各級人民政府的正、副行政長官,都由本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毋須報上一級政府任命。從這一點看,中央對地方首長的實質任命與單一制國家並無必然聯繫,為何香港作為法定「高度自治」的行政特區,甚至還不如內地一個省分?大概因為大陸選舉都是在黨委領導下的小圈子操作,風險可控,關鍵的地方政府一把手,其候選人由黨委等額提名,人民代表再對其進行別無選擇的「選舉」,不過是一場名曰「主權在民」,實則「黨管幹部」的遊戲。在中央主導香港政制改革的前提下,大陸選舉「假作真」,香港普選「真亦假」,自然成了大陸不義政治程序的犧牲品。
二之一

沈舟
自由撰稿人

【動主播召喚敢你就來】
立即報名: http://anchor.nextmedia.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