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8月06日

不是空間 是落差
(自由撰稿人 周信) - 周信

何建宗因被揭發家族持有古洞地皮而未申報,日前宣佈辭職發展局政治助理。 何柏佳攝

對公眾來說,何建宗的即時請辭,是「知恥故不堅持」,但他的上司陳茂波卻是「不知恥故仍死撐」。
梁振英有一名句:「在做與不做之間其實有很大的空間」,他原來的意思,應是公眾不要太早決定做與不做,只可惜他卻未能再提出更具體的建議,讓公眾更清楚會有甚麼選擇,加上公眾早已知道他要推的是甚麼方案,但他又說不出更有說服理由,因此這名句又成了他「語言偽術」的另一實例。
何建宗的當機立斷,當然是一個最符合個人及家族利益的決定,但對梁、陳而言,則會把他們拒不辭職的不合理性進一步凸顯。
在堅持與不堅持之間,在道德與不道德之間,在下台與不下台之間,陳和梁可會有甚麼更大的空間?
更具體一點去說,在個人信念與公眾期望之間,到底有多大空間,令陳梁可以繼續堅持下去,直至任期完成為止?
更準確一點去說,這個其實不是甚麼空間,而是不折不扣的落差;空間是正面的說法,但卻不盡是事實,反之落差雖是負面,但卻不是沒有拉近的可能。
以下是一些梁陳個人信念與公眾期望的落差實例:

一、語言偽術和語言藝術的落差:梁振英在競選時以口舌便給把唐英年給比下去,想不到一宗僭建事件即令所有人對他的誠信完全改觀,「語言偽術」從此成為他每次發言的死穴和標籤;陳茂波在劏房事件中重蹈覆轍,在囤地爭拗中再進一步;梁陳迄今仍然堅持自己已竭盡所能,依足規章把相關資料披露,但傳媒及公眾的期望則是必須全面把所知的人事內幕主動向公眾交代,否則再說也只會被視為「語言偽術」和推搪藉口。

二、申報制度透明與不透明度的落差:公務員與各級議會議員的申報較令人有信心,因為成員之間會有互相監察,但由特首主持的會議及團體,由於成員全屬特首的「自己友」,加上申報利益內容和過程並不公開,公眾一旦起疑,而特首亦語焉不詳,公眾對相關制度的透明度要求便會立即提高,但特首為免先例一開引狼入室,繼續堅拒開放透明度,以免予人翻舊賬趁機進一步打擊自己及其他成員公信力的機會。

三、高、中、低職級官員問責程度不同的落差:如今不論公務員或公眾,都認為高官犯事不易入罪,下屬有錯不但無從申辯甚至罪加一等。何建宗之所以要立即請辭,特首形容為「因為沒有申報」,新聞稿中甚至沒有片言隻語去為何氏解釋及對他過去的工作成績表示感謝,反之對陳茂波的立場則仍隻字不改(他依制度要求申報);這種厚此薄彼的處理手法,公眾不但大惑不解,甚至感到有偏私可能,進而懷疑特首的動機和差異的由來。

四、問責團隊衷誠合作還是貌合神離的落差:特首發言每次均強調他的團隊十分齊心和合作無間,但公眾眼中看到的卻是問責團隊意見十分不一致,兼且時會互相批評。這其中以行政會議最嚴重,過去行會不少人從來極少發言或批評同僚,如今有此異相怪行的人已越來越多,亦越來越惹人疑竇,認為這些人的一動一靜一言一語都一定別有用心,目的若不是覷準機會取梁振英之位而代之,便是替中央放風測試民意,到頭來仍是為自己着想加添政治本錢;至於建制派的「各懷鬼胎」「互相攻訐」的情況於今尤烈,皆因梁振英以至中聯辦今天似已失控程度,若特首仍然掩耳盜鈴,繼續強調支持者的同心齊心及有信心,與公眾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遠。

五、批評特首是善意還是惡意的落差:建制派定性今天的一切批評都是本地幕後黑手和外國勢力合謀的結果,他們有計劃,有組織和有目的地打擊梁振英班子,從而向中央施壓。但證諸輿論及市民的批評內容和立場,公眾看不到這股聯合「勢力」存在的證據,反之從來沒有政治背景、純因出於義憤而加入批評政府行列的市民卻越來越多,如果中央、建制派以至特首仍然「死牛一邊頸」,不去認真解決這個落差,正視絕大部份批評都事出有據,被批評者也須負一定責任,這樣的一個落差,將只會成為永遠無法解開釋放的死結。
一個不肯自省的政府,一套不理後果的施政,一位無視公眾期望和自己信念落差的特首,中央給予更多的支持,只會帶來民意的更大反彈。香港人對此已看得十分清楚,中央何時才會看到?答案希望很快知道。

周信
自由撰稿人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