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8月05日

仲裁賊官 有真普選才可實現
(資深傳媒工作者 端木少華) - 端木少華

陳茂波堅持不退,是因為他的權力來源得自一人首肯,無關香港人民。 資料圖片

表面上,官員誠信與香港普選是兩回事,沒有任何直接或間接瓜葛。前者是個人倫理執着的一個指標,屬於私人層面的操守判斷;後者則是公民投票的一種權利,屬於集體的政治行動。有些人或許會覺得把兩者相提並論,太過牽強。
深一層看,其實不然。
官員誠信與香港普選之間,借用1942年美國經濟學家Joseph Schumpeter在《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所說的,具有「一個可理解的關係」。
在當今香港的政治環境裏,所謂選賢與能,不僅是奢談,賢與能更是彼此脫鈎,甚至付之闕如。賢,是道德修為;能,是才幹擔當。以賢能看香港官場的現形記,普選的逼切盡在其中。
這個可理解的關係並非顯而易見,需要點想像力,特別是美國社會學家C. Wright Mills 在1959年《社會學想像》(Sociological Imagination)所說的心靈品質,才能抽絲剝繭,從「人與社會、個人經歷和集體歷史及自我與外在世界」的交互作用中,分析與批判個人行為和社會現象的因果關係。一個基本道理是,人無法自外於所處的大環境。
以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為例,誠信問題,不會只是個別官員是否具有「道德勇氣」的簡單命題。道德不需要勇氣,官員起碼必須了解食民脂民膏所為何事。誠信的最大癥結還在於,整個政治制度是否提供人民一個審核官員操守的最終機會和機制,亦即集體觀感的公開表達與行動。這和官員個人能力及其同僚支持與否的定奪,沒有太多糾結。
其實,誠信不存在於個人身上,而是他人附加的價值標籤,這是相對判斷的後果,並非絕對事實的檢驗。相對,是出自於觀察者對被觀察者的期待,尤其是人民對官員道德操守的高標準要求,就像美國總統不僅是權力的中心,更是一個仰之彌高的倫理象徵符號。發展局局長自然比不上美國總統,好歹也是個芝麻官。如果陳茂波遺世獨立,談他的誠信問題毫無意義;他既是問責官員,就必須面對責問。
這個責問應來自香港人民,而非行政長官梁振英或背後的老闆。現行的政治安排讓香港人民有聲無力,而特首可以不必回應人民的噓聲,又大權在握。在這種官大民小、力量不對等的結構下,陳茂波堅持「豈能盡合君意,但求無愧我心」的立場,反擊外界質疑,不過是目前體制提供了一個「倫理分工」的等級屏障,他有一個後台在撐腰。
說穿了,香港問責官員的道德標尺頂多只擺在梁振英的桌面上,離人民的心理天平恐怕還很遙遠。位高權重,加上根本不必向香港人民負責,梁振英對賢能的要求可以無視「社區的共同偏好」──不論是民粹或民意的傾向,他的言行舉止也的確背離民之所好或所惡。
從知識社會學來說,因為心理、社會或地理位置的差異(如半山高官和深水埗小民),政府官員和人民對人事物的看法不可能相同,包括對個人麻煩或社會問題的理解或誤解。陳茂波的誠信不是個人麻煩,而是人民沒有最終判決的機會,造成制度上的偏頗,讓政客得以在不合理機制的庇護下,合理化自己的作為,又責怪他人放肆。
陳茂波不看僧面,看佛面。佛說,我即眾生。一旦普羅大眾上街遊行示威,透過媒體的新聞擴張,就算只是一個問責官員的誠信掃地,都可能演變成整個政府的威信喪失。道理很淺顯,再負責任的政府,都強不過區區小官在人民心目中的誠信破產,更何況行政長官梁振英也如泥菩薩過江。
一粒老鼠屎壞了整鍋飯,大部份原因是吃飯的人心理反應使然。這是整體與構成單元之間的「鄰里效應」,因為哪一部份米飯已經受到污染不易一眼看穿,吃與不吃無疑是兩難。嚴格說,就算挖掉半鍋飯,另外一半還是可以下肚。可是,大多數人看了那粒老鼠屎後,都會胃口缺缺,甚至翻胃,「倒波」自然不足為奇。
陳茂波當然不是鼠輩,卻跟過街老鼠沒甚麽兩樣。眾人喊打,全因政府縱容一個捲入「醉駕」、「劏房」和「囤地」的官員,繼續以四両撥千斤,在外界怒目相視下,面不改色,更以聖經的話語凸顯自己道德無損。他堅持誠信沒有缺失,理由無他,他不必向成千上萬的香港人民低頭,只需對一人叩首。這是他有恃無恐的地方,也是沒有普選的後遺症。
香港沒有普選,小圈子的選舉到底比幾百萬選民容易駕馭得多,道德訴求,總比不過政治正確的意識形態重要。梁振英入主特區政府,自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既然不受全民託付,也就沒有面對選民裁判的可能。他的舉動,包括問責官員的任免衡量,因而毋須建基於向人民負責的倫理約束,畢竟,他的正當性不以幾百萬選票堆砌。
上行下效,陳茂波大言不慚的堅持不退,一方面,他的權力來源得自一人的首肯,無關香港人民,更與立法會無涉,幾千人的街頭騷動頂多是茶壺裏的風暴;另一方面,正因為普選的欠缺,公民社會的壓制力量便相對削弱,理性呼喚和道德號召對不知倫理為何物的官員,何異於馬耳東風。
從特首到問責官員,要香港官員有所為與有所不為,知所進退,普選是必須的仲裁機制,只要人民對特首有最終取捨的機會,大小官員就不敢胡來。不幸的是,香港的普選還遙不可及,遠水救不了近火,官員的誠信難免日漸腐蝕。在政客眼中,人民大可庸人自擾,好官我自為之。

端木少華
資深傳媒工作者

【動主播召喚 敢你就來】
立即報名: http://anchor.nextmedia.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