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7月29日

與妻子頓成好姊妹
已婚男警變性 最怕「被離婚」

【跨性別心迹】
【本報訊】未病切乳的安祖蓮娜祖莉是人,性別被錯置的跨性別人士卻一直被視為妖,W小姐婚權案,終於把本來就活在人群當中的他們,帶進公眾視線中。跨性別人士的婚權是否會導向人類滅亡?性別是否只有男和女?為何男子站着上廁所,女子卻要乖乖坐好?一個人以何種方式向世界展示自己,應該由誰決定?為甚麼殘疾者受到同情,性別認同障礙卻是一種罪?本報將一連四天,以法律、醫學、教育和倫理角度,剖開皮相,探討跨性別人士面對的處境。
記者:張嘉雯 陳凱迎

相關新聞:解決法律問題 民事結合代替婚姻

同樣是跨性別,那邊廂W小姐熱切籌備婚禮,這邊廂淑明卻擔心要「被離婚」。淑明本來叫志明,是別人的丈夫、孩子的爸爸,更曾是雄赳赳的男警。知命之年,他決定「出櫃」,先造乳房,再除陽具,最快明年變成真女人,與另一半由「好夫妻」變了「好姊妹」,卻擔心「女女婚姻」隨時無效,「除非我再結婚啫,唔係佢冇得要求我離婚啩」。

上晝扮女人 下午穿警服

咖啡室熙來攘往,穿花裙的淑明,悄聲談與伴侶相知相愛的故事。像周末下午茶室中說私密的姊妹,你一言我一語,卻於與記者同上洗手間時戛然而止。女洗手間內的人龍,鏡子影照出多雙眼睛,淑明突然不答話,眼睛只聚焦雙手,52歲的她,花了大半生隱藏自己,艱難地跨過了那道解脫之門,她不願再被錯認,她是她,不是他;不作聲,因知道那粗獷聲線會出賣她。
沈志明和沈淑明是同一個人,兩年前由志明過渡為淑明,僅餘的朋友稱呼她Ming姐,胸前一雙新造的乳房,是新身份的一個象徵,從此可名正言順穿女裝,毋須再當雙面人,「我10幾歲時接觸女性內衣,好鍾意,俾阿媽發現咗,鬧我係變態」。
前半生,「她」努力做志明,認真做男人,加入「很man」的警隊,陀槍追賊,為別人的眼光而活;當家裏沒有人時,每周有兩、三天,他會偷偷作女性打扮。
本身有信仰、曾被取錄入神學院的「他」,內心經年被「罪」的念頭困擾,「太太見我收埋啲女人衫,問我點解,以為我喺出面有女人,我咪支吾以對囉。自己都有罪惡感,未接受到自己有呢種渴求,好似有啲嘢喺暗室裏面,攞啲(女裝)衫去丟,丟咗又買番」。
五年前,他接觸到香港變裝之家,開始了半天女、半天男的生活,「嗰時如果返下晝,上晝咪上咗去變身囉,之後返工就換番男警制服」。他知道有同袍和他處境一樣,「返工嗰時着女裝,換制服又變返男警,佢自己都好難受」。
七年前,他決定退休,「始終(當警察)呢樣嘢同自己係格格不入,好似好man咁,但我內心其實好痛苦」。他和家人遷出警察宿舍,遠離昔日同袍,又向妻子坦白,「結咗婚20幾年,佢開頭都唔開心,我有話自己搬開住,佢又話唔好,𠵱家佢接受咗,兩夫婦變咗兩姊妹」。
記者眨眨眼睛,淑明已經意會,「性行為冇咗好耐,覺得對佢都冇乜影響,佢一向對性都唔係好感興趣。」兒子呢?「我個仔已經17歲,讀中五,唔會話俾我嘅行為影響到,係小朋友好似有兩個阿媽咁,不過佢仲係嗌我做『爸爸』。」

相關新聞:外國以社會認同作依據 性別定義 港法例落後

轉揸的士 無懼冷嘲熱諷

身為家中老大,志明也讓弟妹知道真相,「家人分成兩邊,有啲接受嘅,咪嗌我做Ming姐囉,阿妹攞啲衫畀我;有啲唔接受,咪面口冰冷啲囉,但係都唔緊要啦,我唔係為咗人哋而生活。」
兩年前他開始變性,先造乳房,又服雌激素,「做咗上身手術,好舒服,最快明年可做埋下身手術,好期待。呢兩年幾開心,應該一早行出嚟,其實我30幾歲已經要求變性,𠵱家退咗休,冇咗個顧慮,可以換番自己適合嘅身份」。
淑明現時當的士司機,偶然會遭乘客冷嘲熱諷,「遊客會話我『不要臉』,成班人攞你嚟做笑柄,冇所謂,我得到嘅嘢多過呢啲負面情緒,自己心境緊要,別人眼光好濕碎」。
在香港,未完成變性手術的人,不能轉變身份證上的性別,淑明的另一半鼓勵她盡快做手術,「佢喺醫院做,見到啲人未做手術,俾姑娘由男病房推咗出走廊,見到就諗起我」。
淑明形容,自己正在處於毛蟲階段,希望有天變蝴蝶,唯一憂慮是當局指她和太太的婚姻無效,「唔知實際上係點,除非我再結婚啫,冇得要求我離婚啩」。
入境處回應時表示,任何人士就婚姻無效進行的任何法律程序,須按《婚姻訴訟條例》處理;本報翻查該條例,第20條1D指,「婚姻雙方,並非一方為男,一方為女」,是批出婚姻無效判令的理由。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