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7月08日

民主成長中的煩惱
(自由撰稿人 沈建翌) - 沈建翌

埃及總統穆爾西上周在民眾的反對聲中,被軍方逼宮下台。 資料圖片

埃及民選總統穆爾西在民眾的反對聲中,被軍方逼宮下台,人們紛紛為這個阿拉伯世界具有領袖地位的國家之民主病體問診求醫。有人認為是伊斯蘭派和世俗派的衝突所致,穆爾西上台時宣稱要建立一個世俗、民主、法治的現代化國家,但實際上他的執政並非為全體埃及人民,而是要建立一個在意識形態和政治上均由伊斯蘭控制的政權;有人歸咎於普選後埃及的經濟民生毫無起色:汽油短缺、供水不足、物價上揚、失業率飆升至13%,社會治安持續惡化,財政赤字高達292.5億美元,佔GDP總量11.8%,遠高於3%國際警戒線等等。
世界民主實踐的每一次挫折都會有一些專制鼓吹者幸災樂禍,穆爾西下台一事也不例外。大陸官媒《環球時報》社評稱:埃及在為政治「隨大溜」付出代價。社評認為,在世界民主化的政治潮流中,「並不是所有國家都有能力走一條自己的路」,埃及革命的失敗就是隨大流、「山寨化」美式民主的犧牲品。曾經吹噓過「中國一黨制優於西方多黨制」的左派人士宋魯鄭撰文說,埃及的現實否定了自由派所宣稱的民主是解決不同政見的最好方式,是化解社會分歧、進行利益分派的最佳模式觀點。他甚至從中得出結論,應該慶幸中國正確地選擇了「現代的立法和行政架構之上還有一個常委制」的專制政體。
上述說法符合左派慣用的邏輯:將自由民主等價值觀點歸於西方政敵的強行輸入,而非每一個現代國家自身成長的需要。毫無疑問,民主制度需要入鄉隨俗,需要與不同的歷史文化環境融合,需要克服成長過程中各種困難和煩惱,有如一個準備脫離父母監護的少年,去接受成年的挑戰而獲得屬於自己的人生。但如果依照《環時》社評「並不是所有國家都有能力走一條自己的路」的觀點,我們將得出一個「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自己成長」的荒謬結論,而使得專制成為民眾永遠的「監護人」變得理所當然。
《歷史的終結》作者弗蘭西斯.福山最近談及「新型國家的麻煩」時指出:發生在突尼斯、埃及、土耳其、巴西包括中國等地的政治抗議已經不是由貧困階級領導,取而代之的是教育水平較高的年輕一代和中產階級。「許多跨國研究的數據顯示:受教育水平越高,人們所要求的社會民主度和個人自由度就會越高,人們對生活方式多樣化的追求也會隨受教育水平而提高」。可以確定的是,隨着互聯網技術在分享知識,「碾平」世界方面巨大能量的釋放,人們的教育水平不斷提高和價值視野不斷擴展,自由民主成了現代人不可逆的訴求。換句話說,即使自由可能(但不一定)導致道德渙散,民主可能(但不必然)存在效率低下,但人類社會開倒車,再去尋找一位專制的救世君主,已斷無可能。
埃及民主的危機並沒有結束,穆斯林兄弟會與反對派和軍方的衝突仍在加劇,未來局勢難以預料,只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埃及人民追求民主的方向不會改變,他們正在為自己的成長(而非「隨大溜」)付出血與火的代價,這是埃及民主「青春期」的躁動,這是埃及邁向現代國家的「成年儀式」。
七月一日,與開羅解放廣場「穆爾西下台」口號同時響起的,還有幾千里之外香港街頭數十萬人「梁振英下台」的呼聲,從這些呼聲中,我們深深地感受到了民主意識成長的煩惱。如果你相信「從來就沒有甚麽救世主」,如果你不想拒絕成長,這種煩惱就會給你帶來持續的動力和一個樂觀的展望,對個人如此,對一個政治共同體尤其如此。

沈建翌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