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7月08日

病人麻醉前的眼神
(麻醉科專科醫生 李夏茵) - 李夏茵

李夏茵(左)原為麻醉科專科醫生,五年前轉做醫療管理人員。資料圖片

在母校的演講室,重遇現職伊利沙伯醫院內科的「大仙」,我倆侃侃而談,天南地北地由中學時代的自修室開始,「那些年」至今天的醫學院圖書館,話題再扯到臨床醫護服務和醫療體系的管理,以及現時公營醫院的沉重工作量。忽然,他冒出一句來:「回來母校真好,可以再擁抱當年入學時的理想和衝勁。」我頓時啞口無言。那三秒的靜默,是因為感動。
我承認我對號入座,「大仙」應該只是在緬懷自己,但我寧願相信他在鼓勵我們這一群少數,自願由臨床服務走進醫療體系管理,又偶被誤解為不務正業的醫生。我們都是懷着相同的理念,真心希望可以學以致用,為病人服務。我們都發過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矢志盡己所能及判斷力所及,為病人謀利益,不損他人」,這諾言並不會因崗位轉移而改變。
我本是一位麻醉科專科醫生,五年前由手術室走進辦公室。由「揸刀」變「揸筆」,這五年不長不短的日子裏,我可沒有忘記手術室內的一點一滴 ,似乎仍可聞到手術室那股獨有的消毒藥水味。在我那長滿雜草的腦瓜內,總不斷地重播着替病人全身麻醉的片段。
在手術開始前,病人必須躺在手術檯上接受麻醉,我們會因安全理由先將充滿純氧的呼吸罩放在病人臉上,好讓他們的肺部在麻醉前先充盈着濃濃的氧氣。每當我將呼吸罩放在病人臉上時,他們總會與我四目相投,對望點頭,從他們的眼裏,我看到的是恐懼、害怕、信任及付託。猶記得,我首位師父曾說:在病人病發之前,我們素未謀面,互不相識,現在他們病了,卻信任我們,把生命的所有都交到我們這一群醫護手上,所以我們要盡心盡力地服務他們。我牢牢地記着他的話 。
每一次接觸到病人的眼神,我也會感觸良多,祝願他們平平安安、火速痊癒,重投自家的生活故事去 。
現在成為了管理人員,這個祝願並未息止。現在所面對的,不再侷限在躺在手術檯上的那一個病人,而是每天八萬多位往公營醫院及門診求診的病者和家屬,以及一眾努力埋首工作的前線同事。病人都是懷着那忐忑不安的心情而來吧?他們都將希望放到我們手裏,同事們每天挨更抵夜不辭勞苦地工作,都只為病人福祉。身為醫療體系的管理人員,提供給病人優質的醫護服務,協助同僚更得心應手地工作,以實現他們當年投身醫護界服務社群時的理想,我們責無旁貸。我從來沒有忘記醫學生時代的抱負,也未曾忘懷病人對我們的厚愛。
當我從那三秒靜默回過神來的時候,「大仙」已經興高采列地嚷着要吃午飯去,看來我果真一廂情願地多愁善感緬懷過去,陶醉於那些年當中,他並無任何意圖或企圖去安慰或鼓勵我們這一群少數當管理的醫生。只是,這天的驀然回首,原來已為了自己搖旗吶喊打氣一番了。

李夏茵
麻醉科專科醫生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