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6月22日

隔牆有耳:維穩巨蛋騷歌手成箭靶
填詞人同情 辭演不切實際

樂壇長毛周博賢指搖滾精神要「升呢」,應在現實政治環境中實踐。

【隔牆對論】

相關新聞:隔牆有耳:維穩巨蛋騷歌手成箭靶追星族鬧爆 音樂不是工具

記:《蘋果》記者
周:周博賢

演出業協會在7.1大遊行同一時間,舉行《香港巨蛋音樂節》演唱會,RubberBand(RB)是演出者之一,巨蛋騷被質疑是想搶走遊行年輕人的維穩騷。
記:當你知道RB會出席這個維穩騷,有何感覺?
周:第一個感覺係「瀨嘢」,實俾人𡁻,我唔係幸災樂禍,係真係替佢哋擔心。我稍為認識RubberBand,前年Kay(謝安琪)嘅concert都搵佢做嘉賓,對佢哋印象良好,對佢哋作品感覺良好。《細街盃》、《睜開眼》呢啲歌證明佢哋都肯去做啲嘢,係難得,係值得欣賞嘅年輕人。不過呢個騷撞正7.1遊行,你好難唔畀人覺得係用嚟分薄遊行人數。
唔單止係我對佢哋有期望,好多樂迷都係愛之深、責之切,覺得佢哋嘅歌曲有好強嘅社會意識、形象都係關心社會,傾向弱勢,突然間要接受佢哋出席同建制派有密切關係嘅維穩騷,同7.1遊行對着幹,令人失望係無可厚非。因為會覺得呢隊band講一套做一套。

樂隊RB成員聲稱自己「被強姦」,又指危機感不強,如果知道音樂會更多細節,會考慮清楚是否出席,但如今身不由己。
記:你接受RB不知情的解釋嗎?
周:我接受。呢啲咁大壇嘅騷,籌備時間好長,相信係一早搵佢哋。佢哋嘅政治敏感度未必咁高,佢哋唔係長期喺社運界、由朝到晚睇報紙、聽網台。如果主辦單位兩個月之前搵佢哋,佢哋有可能唔知道呢個騷嘅危險性。接騷亦可能係經理人,政治敏感度亦唔高。既然價錢啱、地方OK、舊啟德機場、好多韓星、大嘢,話接咗冇考慮過7.1遊行唔出奇。
表面上RubberBand言行不一,但鋪天蓋地話佢哋出賣良知,背棄搖滾精神,係咪咁大呢?睇嘢睇長線,唔係只睇一件事,係咪出席呢個騷就賣港、賣靈魂、就係魔鬼、就係扮嘢、十惡不赦呢?我覺得唔係,但佢哋都要解釋當日考慮上遺漏咗啲乜嘢。

演出業協會主席陳淑芬指,音樂會是表達業界爭取場地訴求,表演時間長,在晚上舉行不便,故下午進行。
記:你是否同意陳淑芬的解釋?
周:用一個騷去凸顯香港場地不足,好奇怪,你搞騷要錢,唔係實賺,我睇唔到香港商人(贊助商包括地產商)會不惜工本,為咗抗議場地不足、為不公義議題搞單嘢表達訴求,我唔認為呢個係香港商界嘅作風。

記:RB是否不能辭演呢?
周:辭演違反合約,賠償或係佢哋酬金數字嘅倍計,甚或要補償主辦單位搵其他演出者嘅差價。你應承咗,辭演會令主辦方好尷尬同難搞。香港有法治、合約精神,點解突然咁容易放棄呢啲核心價值?
辭演係「型」咗邊個呢?係「型」咗嗰班不斷叫佢哋去辭演嘅人,「你睇吓,我叫佢辭演,𠵱家佢真係辭演,你睇吓我幾型」。佢哋攞咗個光環,但係冇意思。與其辭演,不如用呢個機會,同班觀眾講,將首歌送畀7.1嘅遊行人士,同佢哋打氣。

記:你認為藝人應否介入政治?
周:政治、音樂非對立,唔應該夾硬分開。做音樂,係講生活,生活就係政治,每日車費幾多,就係政治。你嘅作品越貼近生活就越有靈魂、有血有肉,更會令人有共鳴。

記:那麼,甚麼是搖滾精神?
周:呢個可能係一個空洞牌匾,好多人會諗起Beyond、《海闊天空》,「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搖滾精神就係反叛、反建制,有膽say no。呢個係美好想像,但今時今日,行業萎縮,生存空間窄,不幸地要倚靠內地,其實同當年Beyond嗰個年代好唔同,如果要講搖滾精神,我覺得應該要「升呢」,係點樣喺呢個政治環境體現到搖滾精神。
你唔可以期望樂壇嘅人完全唔飲水、唔食飯、唔維生。如果真係唔維生,隊band可能要解散,過去有無數樂隊生存唔到解散咗,只係大家唔知。一隊band咁多人,養一間band房、咁多儀器要照顧,服裝、梳頭、化妝,乜嘢都要乘四,開支係好大。賣碟唔得,就要靠演出工作。RubberBand嘅band去到呢個level,商場騷未必接得,接咗會畀八卦周刊話佢哋cheap。

記:廿年前,Beyond黃家駒說「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廿年後是否仍然如此?
周:呢句話係過氣,唔應該將樂壇同娛樂圈分割,娛樂圈有啲規則歌手要跟隨,要去遊戲節目保持人氣、接受八卦雜誌訪問。但大家都盡量喺自己作品表達對社會嘅睇法,喺現實環境罅隙做啲嘢,睇事唔可以過於簡單化。

mailto:pf_lee@appledaily.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