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6月04日

專題人物:
六四集會無名司儀:我們不喊 誰喊?

支聯會「愛國」口號風波,令列明慧頓感壓力,「今年有啲爭議,對一啲敏感字眼,我哋要盡量避免,用字方面要特別小心」。計及今晚,她擔當六四燭光集會的司儀已有九年光景,從台上望向黑壓壓的人群,感覺是怎樣的?「其實我上台時,乜都睇唔到。由一片漆黑,直至大家燃點燭光,我先睇到有咁多人喺度,形成燭光海洋,好震撼。尤其呢幾年,係睇唔到盡頭」。 記者:譚淑美 攝影:鄧振權

支聯會決定撤去「愛國愛民」口號,在剛過去的周日下午,列明慧與其餘幾位司儀召開緊急會議,調整講稿。「例如『愛國』對大家嚟講,一聽到已好敏感,咁我哋會講多啲五個綱領嘅口號,好似當年有常委(陶君行)話我哋收埋『結束一黨專政』嘅牌,質疑有人同中央有交易,所以我哋喺後來嘅集會更大聲叫呢個口號,我諗今年處理方法都係一樣」。
是否完全避談愛國?「我哋以往都會讀吓89年嘅絕食書,譬如『國家是我們的國家,人民是我們的人民,政府是我們的政府,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呢啲,我哋都會繼續講」。

接棒九年 首位女司儀

自從2005年趙紫陽去世,列明慧就擔任燭光集會司儀,聲音響徹維園,「始終係悼念會,要配合氣氛,女仔唔可以有雞仔聲。未做司儀前,我喺六四集會試過朗誦,又試過嗌咪籌款,前輩就叫我接棒」。
她正職是物理治療師,個子小,聲音卻特別嘹亮,「試過有病人跑過嚟講:『我本來喺六號球場,專登走嚟台前,睇清楚係咪你!』」聲大不代表搶風頭,她在台上只說司儀的對白,介紹嘉賓,帶領唱歌,卻從不介紹自己。
列明慧是燭光集會歷來第一位女司儀,之前一直由一位男前輩擔任。她說支聯會以往有些人思想比較傳統,「剛接班嘅時候,有人質疑女聲適唔適合,但𠵱家已證明冇問題」。平反六四要薪火相傳,司儀位置也不例外,今年也有新血加入,負責晚會正式開始前帶領唱歌的環節。
「第一次上台係有啲驚,但好快投入,掩蓋驚恐感覺」。幾年下來,她已能駕馭大場面,處理突發事件也算鎮定,「上年有人搶咪,我睇返片先知道自己反應,我第一時間衝出去,企喺佢隔離」。那夜,學聯成員李成康在發言,突然有個戴帽的男子搶去他手上的咪,李成康呆了,個子最小的列明慧撲到男子身邊,打算搶回,那人卻把咪狠狠地擲向人群,她來不及阻止。這時兩名男義工才衝上前,把他帶離場。
「又有一次,華叔突然叫記者上台,拍攝台下燭光,於是成個記者區嘅人上晒嚟。雖然舞台好大,但唔知可以承受幾多人,我最驚個台會冧」。然而既是華叔的意思,他們也只能配合,「有啲記者上咗嚟,唔落返去,我哋要禮貌地請佢哋去返台下。我哋做司儀,要緊接集會程序」。

牢記歷史 以劇傳信念

回想89年那段血腥的日子,她只是小六學生,牢牢記着歷史,因她的母校沙田循道衛理中學支持平反六四,至今每年在校內舉辦悼念活動,令這顆種子在她心中發芽。
她希望將種子帶給更多年輕人,於是幾年前把平反六四的理念轉化為舞台劇,舊劇目有《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今年則有新劇目《黃雀飛》,故事時空交錯,串連兩段分別發生在89年六四,及明年佔領中環的愛情故事。
在這個舞台上,她退身幕後,掛上監製名銜,「六四事件,有啲人認為要留守廣場,有啲人認為要撤離。香港人爭取民主,亦往往面對策劃上嘅分歧。我哋應該點去面對?朱牧(朱耀明)會再次粉墨登場,他飾演嘅就係朱牧」。現實世界的朱耀明牧師,確實一直處身兩段運動的漩渦之中。
這些年來,不少泛民中人游說她加入政黨,甚至參選議員,她亦短暫組織過「七一人民批」,然而今個晚上,她寧願留守在六四燭光集會的台上,擔當一位無名司儀。「我好享受做一個普通支聯會義工,從政亦唔適合我」。

你想爆?幫你爆!

熱線電話:2990 7225
mailto:Bom@sharpdaily.com.hk
WhatsApp:9131 4511

要瞭解更多六四人和事,為死難者留下悼念的燭光,
請即登入蘋果【六四專頁】: http://6471.appledaily.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