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5月18日

倘有兩個親媽媽 (自由撰稿人 南荻) - 南荻

終審法院裁定變性女子W有權與男友登記結婚,令政府必須在短短的12個月內就現行婚姻法的修改進行諮詢、草擬、立法等程序,新法勢必要涉及到結婚及生育後變性產生的以下棘手問題:
變性人的離婚──婚後夫妻雙方中有一人做了變性手術,如果此時要求離婚,內地民政部門的規定是「參照協議離婚處理」。這個規定顯然有問題,法律要求結婚的主體是「男女雙方」,而不是「男男雙方」或「女女雙方」,若兩個同性人的離婚參照《婚姻法》中的協議離婚程序,造成同性離婚的結果,等於變相承認同性婚姻。如果雙方都不願意解除婚姻關係,願意繼續像變性前一樣生活,就更加形成了同性婚姻的事實存在,而同性婚姻在大陸和香港目前都並不允許。

變性人與直系血親晚輩的關係變更──正常結婚並生育後再變性的父母一方,其對直系晚輩的稱謂不需要改變,但直系晚輩對自己的稱謂將會顯得非常尷尬:以男變女為例,本來子女稱其為父親,但現在父親變成了女性。繼續稱其父親,人們就會問「你怎麼稱呼一個女性為父親?」如果改稱母親,人們又會問「你怎麼有兩個母親?」從血緣上看,父親確實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但從外表上看,就出現了兩個親生媽媽。混亂的稱謂,對於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無疑是不利的,必須有立法措施予以避免。
終審法院的判詞中提到:「大眾共識不能凌駕小眾人權」,從上述難題中,我們可以看到,尊重個體「小眾人權」的私人性,並不能忽略「大眾共識」對婚姻公共性的關注。因為婚姻制度經過幾千年的演變,已經具備了很強的公共性,牽一發而動全身。變性人又稱「易性症患者」,香港目前統計有200餘人,數目不大,但對香港婚姻制度的衝擊不可低估。最易受影響的是同性戀群體,若按6%計算,香港會有40萬以上同性戀人士。
香港變性婚姻合法化的確立,已經落後於南韓、新加坡近20年,大陸亦於2004年就承認了變性婚姻。此次由司法部門的法官立法形式出現,反映了香港立法機構創制權的缺失,以及行政機構社會管理職能的滯後,面對少數群體日益增加的維權意識,我們不能再等閒視之。

南荻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