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5月10日

最荒謬的政治檢控 - 區諾軒

2011年的7.1遊行,警方拘捕231名留守人士,最終只起訴19人,我以為「有殺錯、冇放過」的拘捕已夠荒謬了,兩年後的今天,赫然聽見參與佔領中環籌備工作的義工陳玉峰被捕,更是荒謬中的荒謬。
我所認識的她,兩年來作為《經濟日報》記者,名字每天見報,出現於最熱門的採訪場合,一名每日暴露於公眾場合的通緝人士,在涉案人士大多審結的今天才被捕,不是警方極度無能,便是別有用心,進行活生生的政治拘捕。

我想從警方的處理通緝犯的盲點說起:曾經有街坊懷疑自己涉案,向我詢問怎樣才得知被警方通緝,警方回應指,除非當事人致電或親身到警署確認,否則並無一份公開的通緝名單。換言之,一個人不會主動得知被通緝,緝捕與否亦只有警方才知道。警方新聞稿的指控是:「多次聯絡陳玉峰,但她拒絕協助調查。」「聯絡」有很大的灰色地帶,緝捕疑犯,警訊也說不要誤信騙徒冒充警員,總不成打電話吧?陳玉峰行迹明顯,你每天可以到報館緝捕她;她到北京採訪梁振英述職,可以在出境時截獲她;甚至大可到其居所檢控她,那份新聞稿卻將緝捕歸案的責任推向她。

這次拘捕,恐怕是政治檢控的進化,警權膨脹的變奏。首先,遊行示威被捕人士,哪怕有數百人,警方先執催命符,叫閣下安份守己,伺機檢控;其次手握檢控的時間性,一份秘密名單,隨時可以通緝之名拘捕你。盲點,成為最佳箝制。
我知道一定有人會答,示威人士破壞社會安寧,一定要拉。但我們還要問,她當日以獨立媒體名義採訪,以至籌備佔領中環、爭取社會公義等等,究竟做錯甚麼?此招毒辣之處,是作為見習律師的她,一次荒謬檢控隨時毀掉其執業前途。一個政權,記者參與集會被捕,六七暴動的左派卻授勳,這就是公道?

區諾軒
民主黨南區區議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