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5月08日

專題人物:鐵皮檔姊妹花
守護60年中環情味

人在中環,各有目的,對卑利街一對姊妹而言,中環是她們的人生舞台,近60年來二人唇齒相依,鎮守老父留下的兩個鐵皮檔,儘管推土機掩至,兵臨城下,仍守護着逾半世紀的回憶。
記者:中環特工隊

經過姊妹花的兩個鐵皮檔,很易走漏眼,她們一不高聲叫賣,二不緊守檔口,經常把酸蕎頭、涼果置之不顧,熟客都懂得放聲大喊:「買嘢呀!」妹妹王麗花這才急步回巢,原來她正在姊姊王木卿的檔口打牙骹,一副不在乎的模樣。
「哈哈,冇生意咪過去搵佢傾偈囉,你照顧我,我照顧你!」中環打工仔終日掛着撲克臉營營役役,衝鋒陷陣,在中環出生的王麗花卻每天笑口常開。兩檔皆沿用其父之名「順記」,一檔賣蒸糕,一檔賣涼果,街坊稱她們為「大妹姐」及「二妹姐」。
想當年王家八兄弟姊妹,兒子負責上學及玩樂,女兒則看檔及走鬼,二妹姐九歲便在士丹頓街住所樓下賣豆腐花,「初頭木頭檔,走鬼?點走呀,由佢拉囉,架車嚟到,就叫:『妹妹,又係你?上車啦!』拉到熟晒㗎喇!」上庭認罪罰一元,「算多㗎!嗰陣一碗豆花先賣斗零」。執法無私,幸而行家有情,「嗰陣環境唔好,肚餓嗰陣,你有叉燒包賣,我有豆腐花賣,咁你畀叉燒包我食,我就畀碗豆腐花你食」。

隔離檔邂逅賣牛肉老公

12歲目睹父親離世,還好當時已獲市政局發出牌照,告別打游擊歲月,而檔口則搬到卑利街,即是現時大妹姐的檔口,以及結志街重建地盤旁邊。「呢度拆第二次喇,頭一次拆,我食沙呀!」二妹姐站在地盤外,眼神飄到遠方,推土機過處,塵土及回憶翻滾,40多年前,就在這個位置,她遇見日後的丈夫,那時她不過12、13歲。
「喺我隔離賣牛肉識㗎,就係呢度囉,佢好勤力,好少出聲,收工陪我一齊行返屋企,日日幫襯我,收唔收錢?梗係收啦,哈哈,環境唔好點會唔收?」跟時下的速食愛情相比,夫婦的相戀過程猶如白開水,平淡無奇,卻相互依存。「嗰陣都唔乜嘢叫拍拖,佢喺鄉下嚟,香港冇人冇物,朝早4點幾出嚟劏牛,嗰陣大家都係由朝做到黑。結咗婚33年,佢對我好好㗎」。雙方年齡相差12載,丈夫現年70歲,已經退休,閒時弄孫為樂,間中為老婆煮幾味。
大時代的洪流,沖走了舊人舊物,「啲街坊走晒,個個都唔識,買完嘢都唔會同你傾多句」。人情漸冷,但二妹姐始終堅持用心待人,記者首次幫襯她時,正好遇着同街檔主詢問入貨地點,明明是商業秘密,二妹姐也如實相告,「(油麻地)果欄、(上環)三角碼頭囉!」不怕爭生意?「喺我隔離擺檔都唔緊要㗎,人多拍埋一齊賣,仲好生意呀!」姑勿論這道理是真是假,但在今天爾虞我詐的商業社會,她的豁達肯定絕無僅有。
她的「順記」也從豆腐花檔演變成今天的涼果檔,現代人講健康,當年的濃油赤醬幾近從飯桌上絕迹,檔口的生意也不復當年勇,「以前過時過節,一日做到1,000蚊生意㗎,𠵱家做成日100蚊都試過,我家姐好生意過我㗎,唔信你過去問下佢,哈哈!」

兩姊妹性格南轅北轍,命途也迥異,二妹姐有兒有孫,大妹姐卻早在40歲便守寡,自此生活擔子一肩挑,30年悄然過去,一對子女已長大,雖同一屋簷下,鮮有時間相伴。大妹姐因擺檔久經日曬,兩年前雙眼患上黃斑病,動手術後視力大不如前,「我成日找錯錢畀人,50蚊當咗20蚊,啲客通常都會畀返我」。
都市人冷漠,街坊碰面如同陌路,然而姊妹情始終不變,放假總會相約上茶樓,妹妹跟老公旅行,也會預姊姊的份兒。兩姊妹的住所都在中環歌賦街,朝夕相對,即使感情再好,難免磨擦,「發起脾氣上嚟,我唔睬你,你唔睬我,一陣間又睬返,通常都係佢𠱁我。」大妹姐說。
二妹姐健談,自言惡死;大妹姐看似寡言,實質隨和,因此常被欺負,她說:「有陣時唔知佢(顧客)買乜嘢,望一望啫,佢就問:『係咪做生意㗎!』。」二妹姐總會適時救駕:「唔好蝦我家姐呀,蝦我家姐我唔放過佢㗎,天腳底我都追住佢!」

中環爆料熱線
WhatsApp:9499 3777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