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5月01日

學者:濫用外判激化社會矛盾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導師丘梓勤指,外判若繼續被濫用,會令貧富懸殊情況加劇。黃耀興攝

【本報訊】貨櫃碼頭工潮揭發外判工辛酸,外判制度被批為萬惡之源,有學者認為外判本無罪,有罪的是濫用制度的人,長期奉「價低者得」為唯一原則,把本業判出,自己只充當買手,縱容重重剝削,公營機構藉此繞過民主監察制度。學者警告,外判制近年無孔不入,每個人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外判工,惟有保持警覺,適當監管,才能阻止情況惡化。

相關新聞:政府掀基層工外判潮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導師丘梓勤指,80年代末,港英政府跟隨戴卓爾夫人倡議的新自由主義思想,進行新公共行政改革,推崇巿場至上、重視成本效益,同時覺得官僚架構臃腫,結果外判如雨後春筍。先是房委會在80年代初把居屋和商場的管理外判,再來就是92年食環署把清潔工作判出,「𠵱家佢哋八成以上都係外判工,直屬工淘汰剩好少,清潔唔係食環署嘅核心業務嚟㗎咩?咁你同間餐廳外判咗個廚畀人有乜分別?」

促政府法例上保護工人

他形容外判並非萬惡,購買非核心服務原是自然,只是有人濫用,「問題係你將核心嘅工種都判埋畀人,最上層嘅公司變咗只係做買手」。他又指外判難以監控品質,監管和審批皆有成本,若繼續濫用外判,會令貧富懸殊情況加劇,社會矛盾激化,「以前影響只係低技術工種,中產覺得唔關我事喎,佢哋冇讀書抵死㗎,但𠵱家外判無孔不入,每個人都可能係下一個外判工」。
嶺大經濟系教授何濼生則認為,全球化競爭壓力下,外判無可避免,但工人待遇變差,與外判沒必然關係。他舉蘋果和三星兩大手機品牌為例,前者把生產線外判,後者強調「自家製」,但同樣製造「血汗工廠」,他認為關鍵在於政府及機構在外判工作時,有否在合約上訂立保護勞工的條款,「唔應該無止境咁要求價低者得,好似內地團嚟香港咁,零團費你實出事㗎,成本起碼係咁多」。
他強調,政府在勞工議題上有監管角色,應法例上保障工人的工作環境、時數等,而解決在職貧窮的問題,則有賴政府財富再分配和提供各種津貼。

相關新聞:電盈瘦身逼人「創業」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