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4月26日

蘋論︰
真普選諮詢必須及早破局 - 李平

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昨日出席電台節目時重申,她成立的「香港2020」在未來幾個月,會就 2017年特首選舉和2020年立法會選舉問題收集各界意見,也會透過互聯網和社交網站收集青年人意見。「香港2020」開始運作,為普選諮詢打破僵局創造了一個契機,但在多重分裂的政治格局之下,要跨黨派、跨越政界商界學界收集意見,並擬出具共識的方案殊為不易。
香港行政長官、立法會「雙普選」的諮詢遲遲未能展開,一來是北京緊抓不放。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喬曉陽上月召集香港立法會親北京議員到深圳訓話時,更為政改諮詢設立兩個前提,包括要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不能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他還恐嚇說,如果這兩個前提不確立,「是不適宜開展政改諮詢的,就是勉強進行諮詢,也不會有好的結果」。連諮詢都是設定前提的假諮詢,何來真普選方案?
二來是梁振英政府無心無力,既不敢有違北京的旨意,又不敢公然與香港民意及國際輿論作對,因此採取拖字訣,以「會在適當時候啟動政改諮詢工作」作為敷衍各界的藉口。
三來是香港政治格局處於多重分裂狀態。梁振英政府與民意的對立,泛民與建制派支持者的對立,泛民在爭取民主道路上出現溫和派與激進派的分裂,親北京人士為重新瓜分利益而大打出手,在中共高層權鬥的延伸影響下更加錯綜複雜。泛民政團早前成立的真普選聯盟,即使能整合出泛民版普選方案,但要爭取商界、中間選民支持,談何容易?而親北京人士要麼緊跟中央路線,大唱愛國愛港高調、大發「普及而平等不包括被選舉權」的謬論,要麼擔心槍打出頭鳥,寧做縮頭鵪鶉。
北京為普選諮詢設限、梁振英政府拖延普選諮詢、建制派對普選諮詢左搖右擺,只會刺激香港社會的普選焦慮症。佔領中環由一家之說,到紙上談兵,再到越來越深入民心,就是明證。但是,佔領中環畢竟是迫不得已的爭取真普選的行動,是手段而不是目的。要實現真普選,不可能跳過民意諮詢、草擬合乎多數民意的政改方案的環節,既然梁振英政府無心無力開展這項工作,民間就必須有所作為。
陳方安生成立的「香港2020」,可謂應運而生,引發北京的疑慮及親共報章的攻訐也不意外。親共報章昨日指摘「英美勢力將一個原本無人問津的民間策發會起死回生,成立『香港2020』,發揮一種可堪佔領所謂道德高地的溝通、決定平台」,又語帶挑撥說,反對派目前對特首普選正多路出擊,「陳方安生的『香港2020』組織正是擔當了指揮協調的重任」。
有趣的是,不管這些言論的意圖是甚麼,但總算承認了一些事實:無意競逐特首的陳方安生的確佔據了道德高地,在收集真普選意見時,更易跨越黨派界限;而「香港2020」成員中的李鵬飛是自由黨創黨主席、前全國人大代表,在商界、在北京都有廣泛人脈,可以起到溝通橋樑作用。這不正是「香港2020」值得寄予希望嗎?這不正是政界、工商界、學界應給予支持的理由嗎?這不正是打破普選諮詢僵局、及早啟動諮詢的機會嗎?

李平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