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3月13日

探針︰
梁振英是隻被嚇死的鵪鶉 - 吳志森

香港記者在內地採訪,被阻撓、推撞、誣衊、毆打、拘留,甚至檢控,早已不是第一次了。有香港電視台記者,到四川採訪譚作人案,公安闖入酒店房間,以涉嫌藏毒為藉口,搜查了幾小時,直至案件審訊完畢才放人,與非法禁錮無異。還有香港記者新疆採訪,被公安強制留置,手被索帶反綁身後,跪在街頭等候發落。
今次四家香港電子傳媒記者被圍毆,引起港人公憤,是因為發生在天子腳下的北京,是因為有鏡頭拍攝到整個過程,是因為有電視、互聯網無間斷不停播出,是因為有社交網站無限量轉發。稍有良知的人,都不能視而不見,對這種野蠻行為發出最強烈的譴責。
打記者的,是臭名昭著的所謂國保,即「國內安全保衞」,屬公安系統。國保是維穩體制下的畸形產物,針對敏感的政治人物和事件,打壓異見人士和他們的同情者,包括來自境內境外採訪的記者。在維穩開支比國防開支還要多幾百億的今日中國,國保已經變成一個無法駕馭的怪獸,是一個追求利潤最大化的產業,把危害國家安全新動向無中生有,盡量誇大,製造敵人,已經成為維穩產業最賺錢的經營模式。
香港記者在內地採訪被圍毆,如同一面照妖鏡,使牛鬼蛇神紛紛現形。港區人大政協,口頭說重視關注,甚至承諾跟進,但卻話中有話,例如要香港記者「要注意兩地的法律差異」,「要避免觸犯有關規定帶來不必要誤解」。他們都是政黨主席,曾負責保安政策的前特區官員,假設他們都懂法律,我想請教的是,記者採訪香港民運人士楊匡探訪劉霞,觸犯了甚麼法律和規定,值得受到如此對待,可以說清楚嗎?
有人還嫌這些建制中人說得不夠坦白,根正苗紅的港區人大馬逢國索性開誠布公:「實際發生乜嘢事無從得知」,「記者在內地採訪,要入鄉隨俗,入境問禁,我係咁去睇」。請問馬先生,劉曉波太太劉霞的住所樓下方圓幾公里,都戒嚴了,成為禁區了嗎?沒有法律明文規定不能進入的地方,記者為何不能採訪?你不譴責流氓一樣的國保,反而說記者沒有問禁,沒有隨俗,這些算是人話嗎?
馬逢國說的不是人話,特區官員更嚇得不似人形。沉默了好一陣子的梁振英,終於開腔說了一些軟弱無力「阿媽係女人」的說話:「記者進行合法及正常採訪,應該受到保障及尊重。」梁振英先生,如果你不懂,虛心請教我們的行家吧。駐內地記者都有官方發出的採訪證,除另有規定外,可到中國任何一個地方合法和正常地採訪。香港記者被打,梁振英政府有向內地部門提出嚴正交涉和追究嗎?
梁振英除了口頭說說,特區政府發聲明表示「十分關注事件」外,甚麼都沒有做,擔心說錯一句話國保也會找上門拖上街毒打似的。這面照妖鏡,照出了梁振英是一隻已經嚇死了的鵪鶉。

吳志森
逢周三、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