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2月28日

爽通識--疫症爆發:天災抑或人禍?

今年是沙士爆發10周年。無巧不成話,2003年由一支車公下籤開始,2月底便傳出內地出現非典型肺炎個案;新年伊始,車公下籤重臨,其他地方又傳出新型冠狀病毒案例,其基因排列更跟沙士相似。筆者不是鼓吹迷信,只是種種巧合加上傳媒有關沙士10周年的報道,更令人記憶猶新。

全球化致全球爆發危機

近幾十年,疫症成為一個全球必須共同面對的問題,無論是沙士還是新型流感,時刻都在威脅全球人類。這實與世界高度全球化有關。
回顧疫症歷史,以中世紀歐洲爆發的「黑死病」最為聞名。這種瘟疫源於亞洲西南部,在1340年散佈到整個歐洲,造成全世界約7,500萬人死亡。
如果黑死病在今天發生,結果會怎樣呢?可能全球死亡人數不致如此龐大,因為今天的科學和醫療技術比起中世紀時先進很多,防疫知識更豐富,城市人都受過基本公共衞生的教育,衞生意識成為我們生活的常態,故對疫症更為警惕。
但論及散播範圍,今天疫症爆發很可能比中世紀時波及更廣的範圍。歐洲大陸雖非大一統國家,但各國人民或不同民族間不斷進行商業、文化、政治等交流,疫症便容易在他們之間散播開去。黑死病的影響僅止於歐洲大陸,沒有威脅亞洲,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當時中西方的接觸並不頻繁。
時至今日,世界已高度全球化,形成所謂「地球村」,世界人口流動提高至史無前例的程度。從前亞洲與歐美經商只能乘船,需時數以月計,人口流動程度自然低,但隨着飛機普及,前往地球另一邊不用一天,加上冷戰結束、經濟全球化,全球經濟活動極為頻繁,換言之各國人口的接觸也極為緊密,疫症自然可以更快更廣地傳播開去。

全球管治管不了國家內政

沙士、禽流感、豬流感等全球疫症,多年來一直困擾世界。疫症成為全球共同面對的災難之一,世界衞生組織也成為最知名的全球治理機構,但全球管治是否行之有效呢?
回顧資料,便知道沙士最先由廣東傳出,香港也在很早階段流傳這個消息。可是,由於中國政府慣常封鎖消息,在沙士最早爆發時一直不對外發佈任何相關訊息,也沒有向香港通報疫情,內地政府更以避免引起公眾恐慌為由向媒體施壓,禁止傳媒報道。即使世衞多次要求,也無法取得準確訊息,因而無法掌握疫情,不能及早發出全球警告及制定對策。最終,沙士由廣東傳至香港,再傳至世界各國,造成龐大的人命和經濟損失,包括香港299條人命。
從這個案例可見,由國際組織進行全球治理,居中協調以解決全球危機,仍有很大限制。無論是碳排放、核危機還是全球疫症,不同國家也會為自身私利而陽奉陰違,不願真正合作。全球管治往往流於沒有約束力的指引,國際組織難以干涉國家內政,像欠缺新聞自由的中國大陸要刻意隱瞞疫症,國際組織也束手無策。

病毒襲來 城市變脆弱

疫症容易爆發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們的生活已高度城市化。城市象徵人口密度高,人與人接觸頻繁,加上樓宇密度高,空氣不流通,病毒便容易在社區擴散。以香港為例,四處是高樓大廈,屏風樓處處,一幢樓隨時住上過千人。地少人多、人與人的接觸極為頻密,換言之病毒傳播的機會也很高。
沙士病毒是由蝙蝠傳給果子狸,是動物病毒與人類病毒混合「洗牌」變種而成的新型病毒。其他新型流感也是如此,例如禽流感、豬流感本來只感染禽鳥和豬隻,但由於人類與這些農產禽畜多接觸,令病毒變種成為人傳人,大大威脅人類。
從前香港准許散養家禽,不少上一代人在大時大節買活雞回家,散養幾天才屠宰,但城市密度令動物與人類的病毒「更緊密合作」。為防止禽流感在社區散播,港府早於2006年修例禁止散養家禽,以減低香港爆發禽流感的風險。
另外,香港吸取了沙士教訓,當2009年全球爆發豬流感,一名墨西哥旅客證實患上豬流感,港府即時封閉其下榻的灣仔維景酒店七天,所有旅客及員工須接受隔離,不能隨意進出酒店,以防流感在社區散播。
這些事例不禁令人反思:城市一向予人的印象是文明先進,但在病毒面前,城市卻可變得如此脆弱。

撰文:葉一知
通識老師
電郵:mailto:yipyatcheels@gmail.com

問.通識問題

這世代紛擾,日拗夜拗,特區管治危機、同性婚姻應否合法化、香港人身份認同、港獨問題、加碼生果金爭議、全球氣候反常……令人透不過氣,通識科師生追看新聞更是疲於奔命。很想有人扶一把,協助分析熱門題目?機會在眼前,電郵或whatsapp你想知的通識題目給《爽報》,我們會轉介至本欄三名通識名師,作為他們撰文的參考。試期不遠,不要猶豫了!
電郵:mailto:ls@sharpdaily.com.hk
WhatsApp:9016 1233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