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2月28日

只有暴官,沒有暴民 - 李德成

反對「佔領中環」的人有一個論調,指以區區一萬之眾佔領中環,是以少數挾持多數,並不民主,是暴民政治。
但當你批評「佔領中環」行動不民主時,是否想過世界上可曾有過一種民主的方法可以令社會達致民主?若果民主的方法有效,那麼民主就根本已經存在,還用爭取嗎?
回想過往人類爭取民主的歷程,無論是暴力還是非暴力的,都不能稱為民主行動。武裝革命固然不民主,非暴力的不合作運動也不民主,因為根本不會有一個民主程序去認可這些不合作運動。指摘「佔領中環」是以不民主的方式去爭取民主,當然是智力有問題的人,當中包括著名學者陳文鴻教授。
陳教授又指民主是妥協,這又是錯的。民主並不是單是妥協,而是由一套大多數人信服的制度去決定妥協的結果。任何決定都包含一定程度的妥協,在獨裁制度下,是大多數人妥協於獨裁者的決定,在民主制度,是少數人妥協於大多數人的決定。陳教授鼓吹的妥協,正正是大多數人妥協於獨裁者的決定,和民主隔着千山萬水。
那麼「佔領中環」的人是否暴民?從各式各樣關於這項行動的討論中,我們都沒有看到有人鼓吹暴力抗爭,他們是宣稱會對拘捕不反抗,行動後主動自首,這當中何來暴民?我們看到的,只有暴官,包括共產黨的,特區政府的,甚至從重判決的法官。
讀聖賢書,所學何事?套一句韓寒所說的話,不是要陳教授為自由而戰,但不能為高牆添磚。

李德成
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