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2月28日

本土電影反映身份認同 - 譚當

香港藝術發展局首屆藝評獎,北京作者賈選凝憑狠批香港本土製作《低俗喜劇》「只拍給香港人看」、羞辱內地人等觀點的文章而獲金獎。評獎引起香港社會爭議,不約而同指向身份認同問題。
賈小姐得獎後直指「為香港人而拍」的想法「好恐怖」,認為只取悅本土市場是要不得的。但照顧本地觀眾需要,拍一套屬於本土人的電影,放眼全球也是一般做法。但凡所有創作,不是都先以本土題材出發嗎?否則「港產片」怎算得上「港產」?《低俗喜劇》內的廣東粗口,黃色笑話,都是香港人共鳴的元素。用中港矛盾作笑料,一早已有,如果賈小姐真的自稱喜歡七、八十年代的港產片,不可能不懂這些道理。七、八十年代是香港電影業黃金時期,就是充滿了濃厚的本土特色,題材五花八門,也沒有嚴格的審查,才能醞釀出創意的土壤。
賈小姐身處年代,正是現今中港合拍片盛行的世代,認為只有和內地合併,賺取內地票房,才是合乎藝發局所謂的「主流價值」。不過在電影的中港融合上,犧牲了本土精神,要加插內地演員,無端講普通話,劇情邪不能勝正(《無間道》在內地上映結局被竄改就是經典例子)等規則,無疑窒礙了創作的空間。當今天連最能代表本土的影星周星馳的電影也向內地靠攏,當中共號召各影星拍主旋律的《建×大業》,有明星寧願不收片酬也要撈個跑龍套角色,內地龐大商機,的確吸引不少人自我審查也要打入內地市場。然而,還是有導演犧牲十三億人口而顧及本土需要,反映香港並非一味向錢看,而繼續尋求身份認同。品味或有高低之分,但創作自由卻不容侵犯,為了「融合」「大一統」,所犧牲的核心價值已多,本土電影正正要守住這條界線。《低俗喜劇》的成功,正為我們提供思考餘地:不一定背靠甚麼才能成功,發揚本土精神,自有捧場客,甚至吸引內地戲迷,因為電影是地道的,屬於港人的。
利用本土意識以得到觀眾歡心而票房大賣的電影,計二○一二年就有《桃姐》和《寒戰》等地道港產片,它們不必以合拍為由妨礙創作,亦能揚威國際(《低俗喜劇》也是連連獲獎)。當香港電影人努力挽狂瀾於既倒,本地官僚卻將藝評獎項頒給厭惡本土電影的人,由此應可預見香港電影業的未來。

譚當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