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2月28日

何謂「負責任」的電影? - 亦彤

香港藝術發展局首辦藝評比賽,本年度金獎作品題為〈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產片的焦慮〉,當中評論《低》為「不負責任的文化產品」,是導演「用文化垃圾娛樂普羅大眾」,而忽略文化產品「為觀眾提供健康的審美和省思現實的人文關懷」的目標。當局評審認為,文章「具強烈的批判精神,亦富有創意及獨特見解,讓讀者反思香港的主流價值」。
電影作為一種文化產品,到底肩負着怎樣的社會角色?怎樣的電影才算負責任?在導演來看,其作品除背負自己名聲以外,唯一有權對其問責的就是投資老闆,因此導演的創作空間大小由資方的風險胃納所左右。
正如導演不能強迫觀眾入場,觀眾也不能指點導演創作。觀眾與導演之間的溝通橋樑,就是通過戲院票房收益建立,最後大家對號入座,各取所需。但亦有人將好的電影比喻為佳餚,令人甘之如飴,再三回味,提升品味層次;壞的電影如同毒品,令人道德腐化,荼毒心智,敗壞社會風尚。當然,電影作為訊息的載體,或多或少具備社會教化的功能,但也不必過份誇大,畢竟沒有人期望看完超級英雄電影就能夠拯救萬民。其實電影的核心就簡單兩個字,娛樂。從這個意義來看,只要能夠觸動人心,哪管是驚心動魄的恐怖片,還是賺人熱淚的勵志片,都是好的電影。
誠然,不少偉大的電影以探討嚴肅主題而名留後世,但更多的是憑藉故事本身的張力而成為經典。所以,如果有評論認為《低》不負責任,這表示該片恰如其份體現其主題,實際上是對創作人的最大褒獎。
至於說導演「用文化垃圾娛樂普羅大眾」,似乎也忽略觀眾理性選擇的能力。試問一套毫無主題、故事爛透的電影,能躲避互聯網的公審劣評之餘,還要取得票房成功的機會率是多少?假如電影工業是如此奇蹟處處,連垃圾也能夠賣個滿堂紅的話,香港電影業也不用弄至如此低迷的境地吧?也許,有人會質疑,是否電影能夠賺錢的話,便不存在所謂創作底線?
的確,創作可以天馬行空,要是有甚麼需要限制的話,就交由通訊局去處理好了。反正,在現行的電影分級制度下,未成年人士不會在戲院內看到被認為是不適宜的內容。否則,當創作人甚麼也要跟領導人的主調子配合,拍攝甚麼題材也變得左支右絀,就一定不可能孕育出好的電影。更何況,不少今天被奉為經典的電影,其內容尺度都被當年的保守人士抨擊為離經叛道,足證電影本身就是最高的審美準則。所以,如果今天有人仍然判定電影的唯一目標,就是「為健康的審美和省思現實的人文關懷」,那麼不如乾脆去看教育電視、學術論文算了!

亦彤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