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02月05日

爽人物:朱咪咪唱盡崩牙駒家事

歲晚跨年,朱咪咪火熱,在電視劇《老表,你好嘢!》戲份吃重;演唱會一票難求,壓根兒不用這篇訪問宣傳;她揭露10多年來與澳門江湖猛人尹國駒(崩牙駒)一家淵源極深,一時風頭無兩。
去年底崩牙駒出獄,替媽媽筵開133席賀壽,並請朱咪咪當司儀,才揭露她與駒媽情同母女,難得她不怕崩牙駒,「我點會驚,我又冇得罪佢,尤其佢阿媽又咁錫我,佢唔會對我點」。老娘,你好嘢! 記者:陳勝藍、譚淑美 攝影:胡堅、金文

朱咪咪行年五十有九,見慣風浪,但回想10多年前深入虎穴,藝人鍾淑慧找她與「細龜」黃一山過大海,首次替駒媽唱歌賀壽,還是讓她大開眼界,「我諗我見過最大嘅場面,就係第一次同佢哋唱生日歌,好似拍戲,個個着黑色西裝、白色恤衫,打呔,個個一set,直情好似睇緊江湖片!」
Men in black有的打麻雀、有的推牌九,吆五喝六,當時黃一山憑《逃學威龍》走紅,有人認出了他,喝道:「細龜,埋嚟玩兩手!」黃一山跑慣江湖,忙道:「多謝多謝多謝!」話音未落,腳底抹油,入到休息室才說:「嘩,叫我玩兩手,分分鐘今晚白唱!」
那時候朱咪咪有眼不識崩牙駒,「我又唔知佢叫崩牙駒,我哋過去做生日之嘛,點會問:『邊個係你個仔呀?』」一、兩年後崩牙駒入冊,天天見報,她如夢初醒:「哦,原來駒媽個仔咁犀利」。

「我好有老人家緣」

也不知是駒媽找人代替愛兒,還是天生跟咪咪姐投緣,「佢媽咪好鍾意我,之後10幾年生日都係我過去,我再叫多一、兩個藝人開生日party;有時我過去澳門,我同佢飲茶,佢又過嚟聽我演唱會」。也不怕惹是非,「我又唔係江湖人,又冇江湖背景,邊度有人叫我做嘢我就去,過去駒媽生日我年年都到,一半同佢賀壽,另一半做嘢」。
若為工作,又怎會送金壽字給駒媽?駒媽又怎會以金豬回禮?記者問咪咪姐,到底駒媽喜歡她甚麼?「我好有老人家緣,譚炳文阿媽都好鍾意我,譚炳文當咗我係契妹」。
她跟崩牙駒弟弟尹國雄也熟稔,「熟,佢啲家姐阿妹全部都熟」。駒媽有五名子女,最疼還是尹國駒,「如果我星期六、日開演唱會,佢絕對唔會嚟睇,佢每逢禮拜六要去探阿駒」。咪咪姐個唱在即,問過駒媽:「今次演唱會又係星期六、日喎,你會唔會嚟?」對方一口答允:「唓,𠵱家都唔使去探佢啦!」
崩牙駒出冊後,即成澳門警方眼中釘、肉中刺,他卻在漁人碼頭替媽媽搞壽宴,朱咪咪、黎耀祥、方伊琪均有到賀,駒媽叫咪咪姐與崩牙駒合唱一曲,她卻耍手擰頭,倒不是怕,「駒媽問我,係咪驚記者影咗登出嚟,我話唔係,我行得正企得正,我從來唔驚呢啲嘢,只係當晚個個都係男子漢,點會同我呢啲師奶唱歌?」

不施脂粉無客問津

朱咪咪原名朱月美,生於馬來西亞怡保,爸爸當理髮師,與九名子女蝸居80呎房間,「加埋我阿媽10個人,其實我對落有兩個妹,俾我踢走咗,出世冇耐死咗……我媽話我腳頭硬」。
她有老人家緣,卻沒書緣,小學四年級還跟ABCD搏鬥,唸到六年級卻沒考畢業試,「其實我小學都未讀完」。做大戲的姊姊帶她到新加坡學唱歌,17歲到夜總會獻唱,見盡百態,「星馬(客人)會叫歌手坐枱,以為我哋出嚟唱歌,就可以做埋嗰樣嘢」。咪咪姐自言當時純如A4白紙,不施脂粉,無客問津,因此失業,「唱酒吧happy hour,三蚊雞(坡紙)一日,都要俾人炒!」
後來唱酒廊,月掙1,300元,還要供弟弟到英國留學,她腳頭硬,頸更硬,「我供細佬去英國三年,我話過佢未讀完書我唔會結婚!」就在那時候到香港碰運氣,「嚟香港時,係我最清倉之時」。
到香港後要靠香港夜總會去信移民局,替她申請工作證,「好彩我工作嘅夜總會都好願意畀信我」。日跑六場,1979年在油麻地華盛頓夜總會,甚至跟徐小鳳同場演出,但到多年後與尹光同台演唱,才廣為人知。
如今名成利就,卻省吃省用,錢都留給遠在新加坡的丈夫、兒子、母親,「我覺得可能我前世欠落好多,或者我離鄉別井得多,我好照顧我家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