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1月28日

劉夢熊還在等甚麼?
- 顧鴻飛

劉夢熊爆大鑊,梁振英家臣出來護主,但筆者敢斷言,不管劉夢熊出於甚麼動機,這一次他說的兩件事,都是千真萬確存在的,筆者沒有人證物證,憑的只是常理推測。
打電話叫張震遠交僭建三證人,對梁振英這是最好的對策,把三證人交出來,即時可釋公眾之疑。驗樓有報告,最徹底的做法是把報告也公開,那就使梁振英扭虧為盈,如非證人之事一開始就子虛烏有,誰會儍到不用這個對策!劉夢熊護主心切,絕對有可能打這個電話,而張震遠交不出人,也絕對出於無奈(張震遠也不會不明白交人的好處)。
至於劉指梁振英說泛民為敵我矛盾,這件事也絕對是真的。劉夢熊事後即打電話給曹二寶,他的動機並不是要拆梁振英的台,而是出於愛護「黨的事業」,認為梁振英視泛民為敵,對黨的統戰和香港的穩定不利。如果是造謠,也應該是在與梁交惡之後的事,當初與梁還在蜜月期,向中聯辦滙報,也不會膽大妄為到無中生有。而曹二寶要求劉夢熊不要公開,證明曹二寶也相信了劉夢熊的指證,如果曹二寶有懷疑,必定要求讓「組織」去查證,而不是要求劉不要公開。再聯繫到唐英年指證梁振英出動防暴隊的說法,證明梁從一開始,就打算用對敵鬥爭的手法對付泛民,這些情況綜合起來,統統指向劉夢熊說法是真的那個結果。
到目前為止,正如林夕說的:「從頭到尾,這只是個尊嚴賣不到好價錢的故事」,劉夢熊從護主心切,到期望落空,他演的這齣戲,在香港歷史上只會成為笑柄。但劉夢熊說他手上還有更多梁振英的黑材料,足以把梁拉下台,為甚麼他還把這些材料留一手,不肯公開?
在面對廉署檢控的處境下,可能他還想留一條後路,看看幕後的交易有沒有談得成的希望,這都不是出於公心,而是出於私利。筆者曾經說過:一個制度如果不能保護一個人,也必定不能保護所有人。建制派「忠勇之士」往往看不通這一點,以為他們身先士卒,必定會得到聖眷,其實聖眷只看你有沒有利用價值,沒有利用價值了,他丟掉你就好像擦掉鞋底口香糖一樣(王立軍說法)。劉夢熊的利用價值會高過劉少奇嗎?他今日還有甚麼利用價值?這真值得他好好想想。
要在歷史上挽回一點名聲,劉夢熊今日最好的選擇便是:把他手上掌握的梁振英賣港求榮、違法循私的骯髒事,都兜底揭發出來,這樣在公來說,他便為香港辦了一件好事,為扭轉香港歷史進程起了一點作用;在私來說,如果他被廉署調查真的是受梁振英迫害,那麼把梁拉下台,至少可以讓他得到法律公正對待的機會。
劉夢熊對建制的破壞力,目前已經無可挽回,他被黨棄如敝屣也是指日可待的事,他如果尚有一點政治敏感,就不應再對共產黨抱甚麼幻想,乾脆與獨裁體制一刀兩斷,完全站到香港人的立場上來,這樣他會得到香港市民的諒解,在歷史上留下一點正面的形象。
禪宗有言:唯難抉擇。人生面對無數選擇,劉夢熊是人是鬼在此一舉,再等下去只有自食其苦果了。

顧鴻飛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