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1月21日

蘋論︰ 
梁振英,你要顛覆金融體系嗎? - 盧峯

曾經以「冇料、冇橋、冇心」批評梁振英的第一份施政報告。原來這樣的批評還是太客氣、太溫和了。這位「大話精」特首的所謂五年施政綱領不但沒有為香港的短、中、長發展提出甚麼有效措施與對策,不但沒有為市民帶來美好的願景,反而不斷為社會添煩添亂,不住在製造新的磨擦與矛盾。若果按他這樣的思路與做法走下去,香港只會爭議不絕,香港的核心價值只會面目全非。

別的不說,單單是那個目的與地位不清不楚,人選又充滿內地權貴富二代的金融發展局已弄得滿城風雨。誰都知道,金融業是香港的經濟命脈,左右香港的長遠發展以至整體經濟的榮辱。稍有差池,不管是政策不對頭或是規範過嚴過寬,又或是令投資者信心動搖都足以重創本地經濟,帶來災難性後果。現時香港的金融政策及管理金融業發展的架構雖不能算是盡善盡美,但至少切合香港的需要,配合香港的發展,也令金融業持續成長。梁振英突然在現行架構外成立金融發展局只會令整個架構變得架床叠屋,政出多門;只會令外國及本地投資者感到混淆混亂,不知如何自處。這不是在為金融業添煩添亂嗎?
目標、作用不明確以外,金融發展局的架構及地位更啟人疑竇。首先,誰也弄不清這個局是民間機構、公共機構還是諮詢委員會。按主席查史美倫的說法,金發局不是法定機構或公共機構,只打算以私人公司方式註冊,實際權力包括與內地相關部門聯繫及磋商政策仍由政府或金管局等出面。若果金發局不是法定機構或公共機構,而是一家私人公司,它根本沒有理由可動用政府的資源包括地方、人手及資料。假若它不過是另一個諮詢委員會與相關政策局提供意見,那根本毋須成立甚麼公司,乾脆像其他諮詢委員會那樣隸屬某政策局或部門,由公務員負責支援就好了,根本不需要成立甚麼公司,更不需要讓它有能力自籌經費及營運開支。
偏偏金發局既不是法定機構或公共機構,又不是一般的諮詢會。這令它一方面有權得到政府的大量敏感資料,又能避過立法會以至公務員體系的監管與制衡,不管是賬目、工作進度都不需要向立法會或公眾交代。像這樣三不管的怪胎,怎能不令議員以至商界憂心忡忡呢?
更何況金融業涉及大量敏感的監管及市場資料,涉及巨額的金錢利益,也足以影響香港的金融經濟安全。在現行的金融管理體制內多加一個權責不明的「金發局」,增加一些可能有潛在利益衝突的業內人士料會大大增加敏感資料洩漏的風險,將會更容易出現藉內幕消息及敏感資料獲利的情況。內地金融市場其中一個重大缺陷正正是市場不透明開放,讓大量有關係、有背景人士及企業可以或藉內幕消息獲利,把其他投資者玩弄於股掌中。假若香港走上同樣的道路,容讓更多人得到敏感資料及從中獲利,本地金融市場及金融業將會倒退到內地的水平,香港也將會失卻最大的競爭優勢。到時候不但難以再維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形象與地位,更肯定會被國際投資者唾棄。
究竟梁振英希望「金融發展局」這個怪胎發揮甚麼作用,扮演甚麼角色到現在還是不清不楚。能肯定的是,這個毋須問責,無人監管的怪胎隨時顛覆現有金融管理體制,嚴重損害金融體系的穩定、公平、公正。對香港社會及市民來說,這不是添煩添亂又是甚麼呢?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