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1月12日

八方人物:
返工荒唐事 變寫作靈感

伍剛寫下打工仔日以繼夜工作的辛酸,為他贏得第六屆工人文學獎。

伍剛筆下的余富全在開會時忽然失常,一手按着胯下,一手抓緊臀部,在叫救命,「不行,不行,我得請一天病假」。還未走出會議室,他的屁股已發出劈里啪啦的巨響,「竟然忍不住當眾瀨屎」。會議上,人事部宣佈遣散客戶服務部所有員工,包括主管余富全在內。沒人料到臨別也遇上「瀨屎」這一幕,有人竊笑,有人眼濕,伍剛以公司一段傳聞作結:
「有個同事母親去世,翌日致電余富全告假,余富全這樣回答:『公司現在人手不足,你請假也得要看看是甚麼時候!』」
那個同事,其實就是伍剛。

賣命多年 用完即棄

伍剛去年憑短篇小說《夜以作日》奪得第六屆工人文學獎小說組冠軍。逾7,000字內容,八成寫實,「瀨屎」是假,母親去世是真,死於末期肺癌。2009年11月某日,伍剛告假陪母親入院,半夜母親走了,翌日他向公司申請喪假,上司第一句就鬧,「你知唔知𠵱家係乜嘢時候?」母親遺體還在醫院殮房,他連反駁的氣力也沒有。
那時候,伍剛在一間速遞公司任職客戶服務主任,每年11月是速遞公司的傳統旺季,打工仔請假奔喪,也像是虧欠了公司。小說中的余富全,「把假期看得比自己性命還要緊」,同事抱病請假一天,「好像從他身上割下來一樣」;現實中,伍剛的前上司也一樣,「你請完病假返嚟,仲會畀佢鬧,質問點解要請假」。
每個打工仔身邊,總有一個余富全。工人文學獎評審之一楊漪珊撰文說,余富全讓她想起舊公司的女主管,八十年代精英,「不許下屬請假,每天責罵下屬,聲音充滿金屬磨擦的尖利」。20年來獻身公司,忠心耿耿,結果罵人罵到沙啞無力,衰老如枯葉,她沒有「瀨屎」,直至有一日,忽然對前來投訴的客戶說:「別急,我馬上可以糊一鋪大三元,你要害我輸麻將,我就斬斷你九塊。」
余富全「瀨屎」的那場遣散會議發生在三年前,熱線中心遷往內地,一炒就十多人,「公司賺緊錢,實際營業額係預期七倍」。蝕錢減薪,賺錢裁員,伍剛說,同事為公司賣命多年,也被用完即棄;最近他朋友任職的貿易公司,因業績欠佳,全體員工要減薪一成,朋友怕丟飯碗,不情不願也得接受。
「這個年頭,事情總是荒謬的。」他在小說中,道出了打工仔的無奈,「當我們這一行,其中一個條件,就是面皮要厚,說真的,我一直都認為打工受氣,天經地義。」
在速遞公司工作七年,伍剛每天上班八個半小時,講足七個半鐘電話,十個電話,九個罵人,「你個白癡」。公司規定每天要完成30宗派遞個案,他說,有時為了達標,明明派遞沒問題,也要送上門「博鬧」,「『創作』啲訊息畀個客知,你件貨有機會被扣關,可能會延誤」。
他任職是一間跨國的歐洲速遞公司,聲稱以人為本,原來是一間富士康。客戶服務部每個電話都接駁電腦系統,記錄通話,也作監控。加班超過兩小時,才補水40元,「你開OT(加班)幾多個鐘都好,都係得40蚊」,後來公司更索性取消加班費。

藉小說講基層苦況

伍剛2000年在浸會大學畢業,遇上科網爆破,經濟下滑,做過電訊公司推銷員,前年當上郵差。父母親出身藍領,他的小說叫《夜以作日》,說出了基層工人的困窘,「就係一件零件,老細買返嚟,會用到佢盡」。他不反對資本主義,只是香港沒有集體談判權,工人沒討價還價的權利,人人都把自己當作零件,自我消耗,也互相煎熬。
當上主管的余富全,日而繼夜工作,折磨人也虐待自己,到頭來殊途也同歸,「其實佢都係機械一部份,奴役人,最後俾人奴役」。伍剛在小說開首寫道:「他的表情怪異得很,一臉紫脹,好像有些東西彆了很久但無從渲洩」;結尾,一個響屁,一灘爛臭的東西從余富全的褲腳滲出來,他終於解脫,但弄得一身污臭。

記者:王家文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