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2月26日

露宿者親述:食環晚晚洗地滋擾

【本報訊】基層生活艱難,社區組織協會估計有近1,500人因失業或收入不足被迫露宿街頭。年逾花甲的阿祥年輕時犯事入獄,染上毒癮,妻子也受他連累而入獄。阿祥自此與家人關係破裂,出獄後苦無住處,又找不到工作,露宿近30年,最近才獲安排上樓。31年來的瞓街生涯,阿祥不斷受食環署人員及警方的無理滋擾。

相關新聞:社協倡仿日設有蓋露宿區

無住址證明搵工極難

今年61歲的阿祥,談起年少輕狂歲月即掩不住後悔,連聲說愧對家人。他十餘歲時犯事被判入赤柱監獄,在監倉裏吸了第一口白粉,染上毒癮。他要求妻子探監時偷運毒品給他,第二次就「斷正」,連累懷有身孕的妻子被判入獄半年,「我個仔都係喺大欖涌出世」。
家人認為阿祥累己累人「陀衰家」,多年來不肯原諒他。他31歲出獄後被拒於家門之外,「冇錢又冇地方住,惟有瞓街」。阿祥說多年來不停嘗試找工作,但無住址證明,只能打散工。收入不穩定,租金卻越升越高,輪候公屋多年都不成功,上樓夢越來越遙遠。
露宿街頭的日子並不好過,受盡途人歧視,更被食環署人員及警察無理滋擾。「食環署晚晚10點鐘就嚟洗地,淨係洗我哋瞓嗰度,個地濕晒等我哋冇得瞓,見我哋唔走仲灑臭粉趕人」。「臭粉」是化學品,會引起皮膚敏感令人痕癢。
今年2月,食環署人員及警方突然清走深水埗露宿者的家當,阿祥是其中一位受害者,身份證、手提電話和棉被等被充公。事件鬧上法庭,政府拖延10個月才向每位受影響的露宿者賠償2,000元,阿祥亦獲恩恤安置,上公屋安心養老,「有得揀邊個唔想有屋住,你估瞓街好過癮?」

半夜遭警員踢醒查證

另一位露宿者阿豪是清潔散工,日薪350元,每月平均只得10天有工開,收入不夠交租。因與家人關係差,「冇屋住都冇得番屋企」,惟有露宿。他兩年多前獲社工安排暫住單身青年宿舍,期滿後頓失住處,半年前又再流落街頭。他說露宿期間屢被警察騷擾,「瞓到半夜兩三點就有軍裝踢醒你查身份證,又將你啲嘢倒晒落地下睇有冇違禁品,一晚搞你兩三次」。
他批評政府對他們被滋擾視若無睹。他與阿祥均希望政府能立法保障露宿者,並為他們提供住屋等支援。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