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1月19日

蘋論:全民退保錢從何來? - 盧峯

昨天有過千名市民遊行請願,要求特區政府為全民退休保障制訂時間表及路線圖,並希望特首梁振英在一月份的施政報告作出具體承諾。他們又認為,政府把退休保障列入扶貧政策是「斷錯症」,根本無法解決長遠問題。
是的,退休保障跟扶貧政策的確是兩碼子的事,不能混為一談,特區政府意圖用長者生活津貼或特殊生果金來處理長者退休後生活費用緊絀的問題一方面混淆了政策的目標,另一方面則兩頭不討好,既扶不了貧也不能算是正式退休保障安排,難怪立法會內不少議員到現在仍不肯收貨,仍然在以拉布方式拖延撥款,希望進一步跟政府討價還價,逼政府讓步。
長者生活津貼之戰甚麼時候完結,現在還不能確定,但更長遠、更重要的爭議仍然在全民退休保障這個老大難的問題上,不管是政府、政黨或民間團體都不應該倉卒下定論,下結論,更不要輕率定出甚麼時間表或路線圖,以免走錯路而令香港付出沉重的社會、經濟代價,而令下一代以至再下一代要背負難以承受的重擔。
先說一點歷史及現實。香港不是第一次大規模討論退休保障問題,香港也不是沒有退休保障制度。最近一次大規模諮詢及討論是在九十年代中前港督彭定康任內,當時負責諮詢及撤銷政策的官員是林煥光先生,即是現屆政府的行政會議召集人,那個時候港英政府屬意的方案叫「老年退休金計劃」(Old Age Pension Scheme),基本原則是跨代供養,即上班一族每月強制供款,退休一族則每月領取退休金,到上班族退休時,下一代則接棒繼續供款。但由於種種原因社會長遠負擔能力,個人供款金額跟個人退休金脫節,北京懷疑港英搞福利主義等多種原因,立法機關最終否決了這個類似歐美發達國家的退休保障制度,決定引入「錢跟供款人走」的強制性私人公積金制度。換言之,現時成為眾矢之的的「強積金」或「強逼金」並不是上天掉下來的制度,而是當年經過長時間諮詢、妥協的結果,而是議會民意代表做的決定。
要再次研究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話,各方面先要處理、解決已運作超過十二年的強積金計劃,例如把它解散讓供款人即時提取供款再注入新的退休計劃,又或是把強積金供款融入新的全民退保計劃中;甚或保留強積金成為另一套退休計劃讓市民選擇。這幾個選擇不但涉及複雜的計算,不但涉及大量個人、企業、僱員、僱主、納稅人的利益,更將直接影響數以十萬計在未來十至十五年踏入退休年齡的上班族的利益。如何擺平、能否擺平各種不同利益及矛盾實在誰也沒把握,要在短期內定出具體時間表及路線圖更只能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另一個關鍵問題是個人及社會的負擔能力。不管是甚麼退休制度都必須回答一個基本問題,那就是錢從何來。基本上錢的來源離不開幾方面:上班族供款負擔自己的退休金,上班族供養退休族再指望下一代上班族供養自己,政府以一般或特殊稅收支付公民的退休金。現時香港的強積金是由上班族自己供款應付退休開支;一旦引入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它必然涉及額外的供款及稅收,必然需要引入下一代為退休族供款的安排。只可惜,香港人口已踏進快速老化階段,退休長者的數目將快速增加,而年輕上班族的數目則持續下降。換言之,下一代的供款擔子只會越來越重,政府的相關開支只會不斷飆升。若果不認真考慮下一代及整體社會的負擔能力就謬然引入新一套退休保障制度,最終不但會引發世代矛盾,更會令社會難以負荷,像「歐豬」國家那樣「爆煲」收場。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