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0月24日

探針:冷漠是DBC死亡的真兇
- 吳志森

數碼電台(DBC)在政府總部公民廣場一連三天的義播,宣告結束。爭取復播行動,除了街頭抗爭,也回到議會和法庭。但要DBC以目前強烈批判梁振英政府的路線,用原班人馬復播,我認為,機會微乎其微。立法會相關政策的事務委員會,已把DBC政治打壓事件列入議程,並定於本星期五召開會議。大半年前,我被港台封咪噤聲,也引起過尊貴立法會議員的關注,參加過這個事務委員會的會議,相關官員也曾應邀出席,但每人只限幾分鐘各說各話,面對臉皮尺幾厚,無賴兼滿口謊言的政府官員,再加上保皇黨竭力護航,反對派議員也是半心半意,立法會的所謂研訊,只是例行公事的走過場,切勿期望有甚麼實質結果。在香港,雖云法律是伸張正義的工具,也號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這種銀紙燒得越多就越平等的遊戲,不是一般人可以玩得起的,如果期望通過打官司來保留數碼廣播的牌照,爭取復播的權利,也是相當渺茫。面對如斯困局,令人無法不慨嘆,香港的言論自由何其脆弱,誰聽不入耳,就用盡方法封誰的咪,而且隨便說一個理由,甚麼「節目改革」,就可以安然過關。哪個電台的立場觀點看不順眼,就可千方百計被封殺,也可隨便找一個理由,說甚麼「商業糾紛」,就輕易了堵住了攸攸眾口。最可怕的是,主流傳媒,公民社會,反對派議員,甚至以維護新聞自由為己任的團體,有些幸災樂禍,有些再踩一腳,有些袖手旁觀,總之找到各種各樣的藉口來不置可否。即使表示關注,也只是意思意思,沒有出過甚麼真正的力量。面對龐大的國家機器,如果DBC之死是逃不掉的宿命,那麼,加快這個新生嬰兒夭折速度的,是香港傳播媒體、學者和民間社會,是他們那種集體冷漠,再加上不聞不問的態度。DBC在公民廣場的義播,我去了三天,時間不長,每次都只逗留幾小時,但都遇到不少令人感動的人和事。聽眾的熱情,令人印象難忘,他們帶齊標語,不少都是自家製作,帶備數碼收音機,一坐就一整天,台上講者,時而聲嘶力竭,時而談笑風生,台下聽眾,由始至終都是那麼專注投入,台上台下一同憤怒,一同歡笑。DBC正式開播只有年多,已經有這麼一大群不離不棄的忠實聽眾,不得不說,這實在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DBC董事會的絕密錄音已經流出,一些股東出爾反爾,答應注資又反口覆舌,聘請節目主持人都要請示中聯辦,言論惹火遭到封殺……DBC之死,不是商業糾紛,而是因為反對梁振英、批評特區政府而受到政治打壓,非要置之死地不可,證據確鑿,真相已經大白於天下。反對派政客、關注團體,大眾傳媒,你們再沒有任何藉口置諸不理吧!回歸十五年,香港不斷向下沉淪,我們珍視的核心價值,不斷被蠶食被摧毀,唯阿爺命令是從的特區政府固然難辭其咎,大部份香港人的冷漠,才是真正的兇手。吳志森逢周三、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