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2年10月13日

要眼白白看着DBC死亡嗎? - 艾自由

由「大班」鄭經翰創辦的香港數碼廣播(DBC),因為以黃楚標為首的幾名股東拒絕按照原計劃注資,陷於財困被迫停播。事件不但嚴重打擊香港數碼聲音廣播的發展,也令言論自由的空間進一步收窄。有聽眾已自發組織關注組,要求政府及立法會議員介入這宗關乎公眾利益的事件。然而迄今無論是政府、政黨、主流傳媒乃至新聞業界團體的反應,卻教人非常失望。
自八月初以來,DBC即疑因為政治壓力頻傳出停播的消息,可是本有責任推動數碼聲音廣播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卻一直闊佬懶理。DBC停播後,局長蘇錦樑仍然以「事件屬於電台內部注資分歧和股東爭拗」為擋箭牌,指政府不宜插手。可是,就在短短三個月之前,蘇局長卻介入了一度被他形容為「商業決定」的倫敦奧運免費電視轉播權爭議,在最後關頭出手促成三間電視台高層談判達成轉播共識,這豈不是雙重標準嗎?
素來標榜捍衞港人言論自由等核心價值的部份泛民主派政黨和議員,在這次DBC事件上也表現失職。DBC停播當日,工黨議員何秀蘭仍然以「未掌握董事局紛爭背後的原因」為由,對是否願意以議員身份介入事件顧左右而言他。從前一直是泛民旗艦政黨的民主黨,未知是否因為近年經常被鄭經翰尖銳批評,包括何俊仁在內的一眾議員,對DBC停播也幾近緘默。諷刺的是,屬於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馬逢國,已表態認為政府應該盡快積極介入、協調DBC的股東爭議。民主黨和部份泛民議員,你們是在裝睡嗎?
主流傳媒方面,也許因為「同行如敵國」,DBC的聽眾數量也不及其他FM電台,大部份報章與電子傳媒對DBC事件並無太大關注,只把事件當作是股東爭拗或商業糾紛,反正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也不是壞事。一些傳媒中人也許覺得大班這次只是「押錯注」,甚至揶揄這就是他找黃楚標入股的「下場」。以捍衞新聞和言論自由自居的香港記者協會,迄今也未就事件發表過一篇聲明。雖然DBC沒有自己的記者,負責新聞節目的從業員可能也只有數人,記協也沒有收過有關員工的求助,但是一個初生廣播機構疑牽涉政治因素被扼殺在萌芽狀態,又豈能無聲?
DBC是一個非一般的電台,有人也說它「反政府」,不但請來了不容於香港電台的前名嘴吳志森開咪繼續反聲,甚至連電台交通消息也不忘揶揄特首梁振英及其班子,風格令聽眾耳目一新。在主流傳媒已逐步歸邊、香港FM廣播頻道又長期僅限於七條無法再增加的情況下,大班敢於在新生的數碼廣播大膽投資創立DBC,客觀上是擴闊了批判言論的尺度和空間。愛因斯坦說過:「這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毀滅,而是冷眼旁觀、選擇緘默的人。」或許,大班以往的言論得罪了很多傳媒和政界人士,致使他現在落難,也沒有很多人願意為他發聲。不過,請冷對這次「股東紛爭」的人要記着:今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艾自由
越位網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