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0月13日

莫言是一名知道分子 - 雲尼

法國名作家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曾經說過:「說假話及以保持沉默的方式說謊,似乎是合時宜的。一直說假話附和時宜,這對敵人太有利了,真理雖然逆耳,但是它刺傷人是為了治癒它。」
常言道,識時務者為俊傑,很多俊傑為了保持和諧而選擇沉默,不肯或不敢說出內心的話,他們並不知道,選擇沉默亦是說謊的一種。在我們中國,有極少數的知識分子,他們拒絕選擇沉默,不畏強權,不顧個人安危亦要說出內心的說話,就是希望國家走進康莊大道。維權分子劉曉波,知道國內的人權狀況並不理想,以知識分子的大無畏精神發表《零八憲章》被判重刑,而「知道分子」莫言卻不但只選擇沉默,他還擔任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遏制創作自由,拒絕與異議作家會面,他還大言不慚的說:「作家最重要的工作是寫作,不應試圖讓所有人都成為魯迅,中國有一個魯迅就夠了,假如現在有一萬個魯迅,也是一場災難。」「沉默也是一種自由。」
如今,兩位風格截然不同的作家先後獲得諾貝爾獎項,獲得和平獎的劉曉波因為不識時務,被國家長期囚禁,而獲得文學獎的莫言因為深懂時務而受到共產黨愛戴。惟我們還是敬重劉曉波多於莫言,因為前者當仁不讓,為中國人的人權自由而努力;後者卻缺乏人文理想,欠缺知識分子良知,沒有扮演好諍言者的角色。我們沒有因為莫言的得獎而感到興奮莫名,只對劉曉波仍身處獄中而感到悲痛莫名。
「知識分子」與「知道分子」的分別,就是前者在關鍵時刻有勇氣是其是、非其非,而後者卻在關鍵時刻保持沉默,明哲保身,將責任推卸給「知識分子」。令人莫名其妙的中國只能容納如莫言般的「知道分子」。

雲尼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