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0月13日

探針:下一個被打壓的 可能就是你 - 吳志森

數碼廣播電台(DBC)終於停播,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十個月前,我被香港台噤聲,被迫離開做了十年烽煙節目主持的職務。當時社會反響不大,只當是節目改革、人事變動,新聞賣了三天,輕輕帶過,就停止了。雖有立法會委員會開會討論,也只是走過場式各說各話。之後,只有零星的專欄評論,再過一會,就甚麼都忘記了。電台主事者滿懷信心也沾沾自喜,全在他們預計之內,掌握之中。我當時慨嘆,在沉淪的大氣候下,沒有人是孤島,無人可以獨善其身,今天你不挺身而出,不捍衞江河日下的核心價值:人權、自由、民主、法治,他朝,很快不知會輪到發生在誰的身上。無奈,一語成讖,我的預言也很快應驗了。我跟DBC的創辦人兼台長大班鄭經翰有一份淵源,十多年前他被襲受傷,我頂替過當主持一段時間,但談不上是深交。二○○四年名嘴封咪,我也多次在報章、在電台口誅筆伐。DBC生命的最後幾個月,我與鄭家富一起主持黃昏烽煙《十級自由Phone》,這不算一份正職,也沒有計較薪酬,究竟有沒有糧出,當時心中也沒有底。大班找我做節目,我沒有太多考慮就答應了,原因很簡單,作為傳媒人,對一個媒體的生死,我有義不容辭的責任,雖然力量微薄,未必能改變得了日益衰敗的大環境,但我自覺有一定角色,站到我熟悉的崗位上,可以發揮一定作用。在這幾個月裏,一些員工因為前景不明而另謀高就,部份更為了削減開支而被遣散,DBC在垂死掙扎,前景極度不明,但留下來的,仍然鬥志昂揚,熱火朝天。他們可能是因為大班的個人魅力而留下,也可能認為會有轉機而繼續工作,但據我的觀察,他們並不只當一份工來做,而是為了一份志業,一份理想而緊守崗位。我在一些大媒體工作過,從未見過這種工作氣氛。DBC內部的熱火朝天,與外面社會的冷淡反應,形成極強烈對比。同行如敵國,傳媒或冷嘲熱諷,或以懷疑態度看待。以捍衞新聞言論自由為己任的團體,由始至終袖手旁觀,一言不發。部份泛民的立法會議員,因為與大班的舊怨新仇,表現得比旁觀者還不如,蹺着手等着看笑話,又或擺明車馬表示不會支持DBC。這等現象,着實令人心痛心寒。主事官員蘇錦樑說:DBC事件,屬於內部注資分歧和股東的爭拗,政府並無角色介入。特區政府的不作為,目的彰彰明甚,要借所謂股東分歧,置DBC於死地,把強烈批判梁振英政府的媒體,扼殺於萌芽狀態。本地傳媒、民主派政客和聲稱保衞新聞言論自由的團體,不知是短視,還是缺乏分析能力,他們的立場和做法,與特區政府根本毫無分別,客觀上,是謀殺言論自由的幫兇和共犯。老掉牙的呼籲也許早已沒有人聽了,再說一次:沒有人是孤島,無人可以獨善其身,下一個被打壓的,可能就是你。吳志森逢周三、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