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9月13日

百分之五就夠了 - 溫帶維

早前梁特首說聽了民意,決定取消國民教育科的三年推行「死線」,還容許學校自行決定是否推行國民教育科。說這是尊重多元價值、學校自主、學術自由,等等。做了這許多讓步之後,他就強調不能撤回科目,因為若是有學校要推行,我們也得尊重他們的決定。
先不論梁特首這些舉措是否真誠,還是另有目的,國民教育科的政策經此一改,已經令到一些人認為反對國民教育的人及團體應該「收貨」了。他們的觀點是:現在也沒有逼你推行了,人家要推,還不讓推嗎?再說,即使有部份學校會推,又即使這些學校乘機洗學生的腦,又怕甚麼?因為連內地都不是人人愛共產黨。言下之意就是:即使國民教育是洗腦教育,也洗不了幾個人的腦。聽了這些論點,浮現在我腦海的不是有多少人真會被洗腦的問題,而是一個十年前的學生。
十年前的一個導修課裏,一組學生要做報告。當日的題目好像是台獨問題。其中一位女同學,一開口就說:「台灣是中國神聖不可分裂的領土的一部份。」我第一個反應是:「這不是廢話嗎?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不就完了?難道還有可以分裂的領土?」這是哲學工作者的自然反應,沒辦法。但聽下去我就發現問題不只是邏輯,而是她的情緒。她接着越說越激動,後來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訴說着台灣如何如何地不應該獨立,要是台灣人要獨立,自己找地方去獨立,把土地還給我們!
她說完了,其他學生,包括和她一起報告的組員,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又看看我,意思是:「還可以怎樣討論下去啊?」
我只好向她提出一些問題,希望能帶出討論。
我問:「不過台灣人民在那片土地上辛勤建設了不知多少年,就算是從內地過去的人,有許多已經幾代以台灣為家,為故鄉了。難道那片土地不屬於在上面住的人嗎?」
她說:「誰希罕他們的建設,讓他們把建設都搬走!把地還給我們!」
我再問:「那不是要做成很大的破壞嗎?」(我實在想不出還可以說甚麼了。)
她說:「就是一塊焦土,我們也得收回來!」
討論是無法繼續的了,我只好開始講課,講講民族自決的重要性之類。
無論如何,我看見的是一個封閉的心靈,一個不可以理喻的心靈。一個這樣的人就使得一個導修課無法進行。若有五個這樣的人,分佈在五個不同的報告小組,討論便無法在這個課程裏進行了。沒有討論,獨立思考的培養就更為艱難了。
不需要所有人都被成功洗腦,百分之五就夠製造地獄了。

溫帶維
香港理工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