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2年09月10日

黎智英幫了梁振英 - 鍾祖康

黎智英先生對香港言論自由有不可抹殺的貢獻,其文章也寫得比許多所謂作家精采,但九月一日那篇〈自由的分水嶺〉卻是罕有的敗筆。黎文主要出了兩個問題。一是對以民主黨為首的泛民胡亂抬捧,二是對黃毓民和人民力量胡亂指控。民主黨自其前身港同盟於一九九○年成立以來,至今二十多年,對香港民主發展有多大貢獻,確是乏善可陳,我以港同盟前創黨成員的身份也感到非常慚愧,非常遺憾。面對中共以民脂民膏無限量資助左派政黨,面對中共對香港選舉活動嚴密操控,面對中共對香港立法機關設下對付奴隸專用的機制如分組點票、限制私人法案提交等等,民主黨顯然已無力招架,不斷敗退。既然一個黨已經試了二十多年,依然是交白卷,那為甚麼不讓其他表現好的政黨做一下大旗手呢?其次,民主黨在五區公投期間,竟然走進中聯辦,作密室談判,結果是大拉五區公投後腿,所以民主黨的問題有不只是無能的問題,而是大節有虧。其實此黨也非常無知,試問有甚麼人曾經從與中共的談判中佔到便宜的呢?民主黨在五區公投中與中共勾結密謀,已證明民主黨在民主道路上不再是可靠戰友。我認為,在抗爭運動上,一次變節都嫌太多。中共為了打擊五區公投而在香港推出的反民主政改方案,就是由屬於黎智英所珍視的所謂泛民關鍵二十四席裏面的民主黨和民協共九人在無視民主派戰友反對下,投票通過的。也就是說,甚麼泛民二十四席關鍵少數已經成功自殺了。這個所謂泛民二十四席關鍵少數,有的只是失敗主義,以悲鳴度日,和太潔身自愛。若不是有黃毓民等人以識見及其打不死之氣魄,五區公投怎可能成事?有多少泛民議員肯作此重大犧牲?若非有黃毓民和陳偉業兩位人力議員發起拉布,網絡二十三條怎會被擱置?沒有民眾授權的梁振英政府又怎會受到立法會的制約?這些,甚麼泛民二十四席關鍵少數能做得到嗎?而較低層次較低難度的、迫使政府增加生果金三百元並擱置入息審查的掟蕉行動,民主黨議員又可能再難以想像民間疾苦而視為多餘,或覺得有失身份,或根本就無膽做,並甚至斥掟蕉為「劣質民主」。以黃毓民為首的兩三個所謂激進派議員,四年之間的民主抗爭建樹,已經碩果纍纍,在香港的民主死局中打拼出一絲生機,這樣有魄力有創見有戰績的政黨,為甚麼不給它機會大展拳腳呢?黎指控黃毓民「替中共做打手」,「令他漁人得利,和讓他背後的金主龍顏大悅,因而也讓他財源廣進」,這些非常嚴重的指控,卻不見任何令人信服的證據。但單憑常識已可推知這些指控相當荒誕。你會相信一個被中共收買的人會搞五區公投和拉布行動嗎?雖說中國比小說更離奇,但有些範疇,包括領土分裂活動、法輪功、公投和癱瘓政府運作等,是不可能由中央出資贊助的。但民主黨背棄戰友走進中聯辦,並拉五區公投後腿則是千真萬確的事。黎智英問「民主黨的『出賣』到底拿到了中共甚麼好處?」聰明的黎智英不似會問這樣儍的問題。好處可以是保住民主派龍頭的虛榮、防止出現失去龍頭地位後一連串的實質後果(如損失薪津,或失去被收買被統戰的價值,或失去向黎智英募捐的理由等),以及防止個人中年危機失控等等。我深信黎智英想推進香港民主,也深信黃毓民想推進香港民主,但我並不深信許多泛民議員,許多民主黨的議員是有心或有力去推進香港民主。我相信,黎智英這篇文章失準,大概與他迷於民主黨情誼與討厭黃毓民有關。要是他這種言論或信念真的打擊了從往績看最有能力制約港共治港的人民力量的選情,則在這點上,他跟被他聲討的梁振英是站在同一陣線的。聯繫作者: http://joechungvschina.blogspot.no/ 鍾祖康《來生不做中國人》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