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8月24日

是否給田北俊一點支持? - 顧鴻飛

本報報道,因田北俊在特首選舉期間揭發中聯辦干預選舉,主張投白票,中共最近又出手打壓,力阻田北俊於立法會選舉中捲土重來。當然,中共也不會忘記田北俊在「二十三條」之役臨陣倒戈的「背叛」,新賬舊賬一起算,總之要絕了田北俊從政之路。
田北俊與自由黨在香港政治中扮演了一個尷尬角色,這是從他們成立那天起就注定了的。作為中產階級的黨,完全融入建制或完全獨立於建制,那都容易得多,但他們既不獨立於建制,又要與建制嫡系分割,既親中又要護港,而親中又護港在今日環境下已成為不可能的任務,因此每每見他們在重大政治議題上瞻前顧後,進退兩難。
但田北俊還是有見識有擔當的,二十三條兩陣對壘,田北俊以一人之力打破平衡,在關鍵時刻振臂一呼,為香港人贏得重要一仗,對這一點,我們是不應該忘記的。當初如他不挺身而出,建制堅冰難破,而形勢將如何發展就難說了。至於特首選舉,至少他還是保持了相當的獨立性,而且對中聯辦公然介入香港選舉事務給予抵制,在這一點上,他也是維護了香港利益。
中共打壓田北俊,是他們一貫的統戰手段,自由黨屬統戰對象,「統戰」的目的是「為我所用」,所以有限制、利用、改造、鬥爭等等的不同處理方式,可用時盡量利用,不可用時棄之如敝屣,田北俊現在已經不是利用對象,而是打擊對象。
田北俊與自由黨代表中產利益,在社會政策上不可能傾向基層,因此他們要循直選之路入局更不容易。但我們應該看到,不管是中產還是基層,我們都坐在同一條船上,香港這條船沉掉,中產與基層都要落水,而實際上香港也需要一支代表中產利益的政治力量,尤其是當這支中產政治力量可以有相對獨立性、而又以維護香港長遠利益為政治訴求的時候,那就更加難能可貴。
現在建制營壘分裂,原本的官商集團與現今執政的土共集團各有算盤,如果由中聯辦全面操盤,為築固梁振英的統治基礎,一定會全力削弱原本官商集團的政治勢力,如此一來,土共全面得勢,香港日益大陸化,不管對官商集團或是普通市民,都將是一場噩夢。
自由黨的出路是走相對獨立的政治路線,他們目前已經在這樣做,雖然猶抱琵琶半遮臉,但總是在尋找自己的政治定位。一支獨立的中產政治力量,對平衡香港政治版圖有其存在價值。這個黨的基本訴求仍是普世價值,與香港大多數市民的想法一致。筆者認為,只要能維護香港的長遠利益,泛民各黨派應該好好研究一下與自由黨的關係。
田北俊如果敗選,自由黨將受重挫,今後能否重新振作,又是未知之數,香港如果喪失一支具一定凝聚力的中產政治力量,那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在立法會選戰緊鑼密鼓之際,我們要認真想一想,是不是應該給田北俊一點支持,不要讓他落馬,「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如果一個人為社會出聲而又得不到社會支持,那以後還有誰做這種儍事?

顧鴻飛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