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7月13日

何以只見中學生在抗爭 - 聿木

當年吳美蘭老師因高呼一句「我要有權選特首!」而被捧為英雄。我當時以為這已經是這個荒謬社會底下最可笑又可悲的極限。因為一人一票的選舉權本就應人人爭取,而說出這番正常不過的話的人卻成為英雄!豈不怪哉?
然而,最近教育局資助下推出的《國情專題教學手冊》顯然讓大家清楚了解甚麼叫作「低處未算低」。《國情手冊》裏有關中國模式的闡述之反智的確讓人感到意外,其中邏輯謬誤甚多,與現實不符的程度比之封神演義有過之而無不及,實難想像素來愛面子的中共會讓下屬寫出那麼自取其辱的作品。更讓人意外的是一群九十後中學生─「學民思潮」走在這次事件的最前線,筆者不反對中學生參與社會運動,何況他們是這事件中將身受其害的人。讓我感到荒謬的是,面對如此荼毒人心的教材,卻只有一群中學生盡他們所能,用盡手段促使教育局收回該教材。閱畢《國情手冊》,內容的對錯與否顯而易見,面對「中共是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這種話,全香港恐怕也只有黃均瑜才會回應「黨綱就是這樣寫的」。說來還真有與鐵道部前發言人王勇平的「反正我信了」相互呼應之妙!
正因為明顯看出《國情手冊》的齷齪不堪,更凸顯學民思潮現今仍只是孤軍作戰的荒謬。整個教育界好像只有他們有行動力,會以各種方法去迫使高官給予社會一個回應。教師及大學生,兩批本應立即挺身而出的群體,截至動筆之時都尚未有實質的行動,除非你把教協的口頭批評也算上去。「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教師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大學生是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怎麼當中沒人拿得出一點氣魄,來向國民教育服務中心這個有違人類德性的大惡對抗?學聯似乎沒有打算在這一事上助一臂之力,那麼你們所累積的組織能力有何用?總不能等個別大學生的號召吧?而教師就更不用說了,教師的天職是作育英才,難道教師的自尊就那麼廉價?可任由教育局如此踐踏。為甚麼拿不出「中文運動」的決心?大眾所期望的並非口頭上的批評和呼籲,而是實實在在的行動。

寫到這裏,我在視頻中看到學民思潮在電話中要求公開公平的討論,而令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醜態百出,有人說這是香港的希望,我看到的不是希望,而是點點的光,只有教師和大學生,整個學界都站出來才能將這些光滙聚成希望。
聿木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